蔡國強:妥協,並不丟臉

2月21日的北美館,難得排起了超長人龍,從門口彎延到了館外的中山北路上,在春節假期的最後一天,人們爭賭「蔡國強泡美術館」大展的最後一天展覽,人潮裡,包括久違的港星鍾楚紅。

在誠品書店與北美館鋪天蓋地的宣傳下,加上蔡國強聲譽愈隆的藝術地位,參訪人數突破二十二萬人次,大獲成功。在館內,扶老攜幼的觀眾比比皆是,蔡國強簽書會上,還有兩位八十歲的老婆婆,來看展兩次了,可見蔡國強作品老少咸宜的魅力。

蔡國強在最後一天的展覽,舉辦簽書會與座談會,談將來的計畫,也回答現場爆滿觀眾的提問。在座談會上,對於這回達二十二萬人次湧入北美館的成功展覽,他非但不居功,並感謝北美館、誠品、工作室團隊。而現場觀眾的犀利提問之一,就是在中國大陸做APEC爆破、奧會爆破、建國六十周年爆破……,如何與中國官方妥協與對抗壓力?蔡國強說:「我這個人是很矛盾的,當年離開大陸是尋求自由的創作,回去,是有矛盾的。我回去看到中國農民,就是看到我自己,我就是一個中國農民,真的!我從來不能把自己跟他們分開,不能當一個高高在上,比手畫腳,指點江山的藝術家。我們在這幾十年有發展,人家也同樣在成長發展,有機會我們回去對話,也學到自己曾在那片土地所遺忘的。」

蔡國強魅力十足,簽書會上從老婆婆、小孩子、青少年青少女、熟男熟女全部「通殺」。(北美館提供)

談到北京奧運爆破的藝術理念,蔡國強舉例,他們會說(指中國官方):「這個意思不大好,最好說成這樣。」「我想,歷史是未來去說的。其實米開朗基羅他當初的創作,例如大衛像,也是接受政府、教會資助。也跟我一樣,我們是在掙扎,如何利用這樣的機會。像大腳印,說成世界來到中國,中國走向世界,我這樣妥協,很丟臉嗎?歷史會記得,有一大堆腳印,從這個城市的上空走過。」

蔡國強回應了觀眾的提問,對於在中國政府邀請下的藝術創作,他自己的態度。他說:「我們的心要寬,在這麼巨大的矛盾裡,控制、容忍、黑暗、光明……,什麼都在裡頭。」


【典藏今藝術2010年0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