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的美麗與憂愁

美國羅省聖百蘭天主教堂內
在家人的祝福下
我倆已舉行結婚典禮
個中喜悅 真願能與你分享
這份驚喜
來自墨西哥蜜月中的

朱家鼎與鍾楚紅

我奇怪這個禮盒怎會在我的桌上睡了整整二十年。像是有種魔力告訴我,一個自食其力、逆流向上的美麗女孩,遇上一位溫文爾雅、心胸海量的書生,是一個童話的開始;然後他們經過成功失敗,生離死別,最後,她還是好好的站在那裏。想起我電影裏她在啟德機場最後的一幕:「我從小就像隻鳥,飛來飛去從沒停過。然後遇到你,以為可以停下,誰知又要飛……」電影劇本上原來不是這樣寫的,也不知為何改變了朱鎖鎖的結局,孰知拍出來的結果和人生卻是那麼相似。
曾經有人要我用簡單的字句形容她,我說:自力更生,永不言敗,她就是香港。再簡單一些?「硬淨」(堅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