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蛻

外婆說,離開了這個沈甸甸的身軀,才可以在更廣大的世界飛翔

我有一幅蝴蝶標本,是外婆送給我的。
小時候,我鎮日在外婆家廣闊的三合院嬉戲。摘取葉片吹奏小曲、安靜觀察螞蟻的行跡、與松鼠一同分享早餐、攀上樹頭瞭望最遠的風景─幾乎鄉間每一件有趣的事物,都讓我那雙不停滴溜轉動的眼睛發現了。那個時候,我的視線最痴迷於花叢,經常一個人安靜的在花巷草弄徘徊遊走,然而,我注意的焦點不是鮮豔的花,而是在花朵上起飛又降落的蝴蝶。那含蓄收斂翅膀卻又大口吸取花蜜的姿態,牠們如光芒般一閃接著一閃向前航行的飛揚神采,往往使我發了痴望上好一陣子。我盲目地追尋著那些輕盈、此起彼落的倩影,每次長輩催喊開飯的呼喚總是傳不進我的耳際。
有一天,外婆神祕的將一個扁盒子推到我面前,我驚訝地轉移了直視蝴蝶的視線,疑惑地瞧瞧外婆,又好奇地望向那只扁盒子。僅一瞬間,驚喜取代了訝異,快樂的笑聲在寬廣的院子裏迴盪,久久無法散去,滿足的歡欣就像花香般濃郁,充塞整個庭院,在我小小的心田滿溢。
收到驚喜的那個傍晚,我終於在第一時間將「開飯」的指令聽分明。踩著雀躍的跳步,小小的個頭在餐桌自動現身,這種超乎常規的舉動啟動了家人們由衷的笑聲。那個矮小的我雖然人在餐桌上扒飯,但是整顆心卻緊緊繫著那幅蝴蝶標本。我牢牢盯著標本,沈醉在莫名的喜悅裏─四隻粉蝶,整齊停佇,定格在振翅的瞬間─不須擔心過於貼近的距離會使牠們驚慌閃躲,不用害怕過於專注的視線會驚擾牠們在花園的夢,牠們安靜地待在牆上,安分地守候著目光。
然而,一個孩子的心並不因此滿足。有一次,在隨大人出門的前一刻,我小小的心房首度面臨了巨大掙扎:「牠們會等我回家嗎?」我忡忡擔憂,將小臉縮成一團,思索不到答案。為了保險起見,我央求大人攜帶牠們同行。像是種不可遏止的瘋狂,讓我與我的寶貝總是如膠似漆,形影不離。或許,我是有些擔憂,唯恐在我一個轉身的時刻,蝴蝶就會趁我不注意的瞬間悄悄飛走。日子久了,這個煩惱漸漸淡去,我終於對牠們寬了心,因為每天由夢境轉醒的第一眼,都能看見蝴蝶依舊待在原處,不曾逃走,依然伸展華翅,紋風不動。
曾經,我會在夢裏驚懼於蝴蝶標本的飛翔,後來,我卻為了被關在玻璃框裏那無力去飛的翅膀而感傷。我愁容滿面地問外婆:「牠們真的再也不能飛了嗎?」外婆說,牠們都去了一個更美好的世界,你所見到的美麗標本對牠們而言,是太過於沈重的身體,離開了這個沈甸甸的身軀之後,牠們才可以在更廣大、更輕鬆的世界飛翔。
外婆摟著我,下巴輕貼在我額心,聲音悠悠遠遠的,彷彿話語正朝著一個飄緲的世界傳遞。一臉稚氣的我,聽得似懂非懂,在懵懂之中,只探取一些模糊線索:那些遺下了漂亮華衣的蝴蝶仙子,都到了一個夢境般的世界優遊去了。
歲月的輪軸不停向前邁步,在我身上輾印出青春的樣態,也在外婆的額上刻畫出深刻的軌跡。外婆的身軀原本就嬌小,一向溫柔和善的外婆,晚年卻受到病魔襲擾,最終不敵沈痾宿疾,留下了一個小小的皮囊,離開人世。
我怔怔看著蝴蝶標本,若有所悟。
相信那些蛻下華麗軀體的蝴蝶將會擁護著親愛的外婆,讓她在那個永恆的世界裏,無牽無絆,悠然自在。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