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10問周俊勳

職業圍棋棋士周俊勳生於1980年,自幼在家人的鼓勵下接觸圍棋。他是臺灣1979年成立職業圍棋制度以來,第一位職業九段,曾獲得40多座冠軍,十多座亞軍,2007年參加第11屆LG盃世界棋王賽,一舉拿下世界冠軍,近年也投入圍棋推廣工作。由於右臉有大片紅色胎記,被稱為「紅面棋王」。

你從小為了學棋離家,那是一段怎樣的時光?
我九歲獨自搬入棋舍,後來有人跟我說,我在床邊寫了「這裏好黑,我好害怕」。對這件事我已沒有記憶,但那確實是一段很寂寞的時光。在臺灣,一起下棋的小朋友,談的都是學校、考試,我和他們找不到共通話題。
當時臺灣圍棋資源很少,家人一度想把我送到日本,但經濟實在無法負擔。最後,我在十一歲時到大陸學棋,那裏有很多與我際遇相似的孩子,或是家境不好,或是為了下棋休學。我終於交到朋友,比在臺灣時快樂許多。

你出生時臉上即有醒目的紅色胎記,從小到大,你如何面對外界的異樣眼光?又如何將障礙轉化為正面力量?
五歲時,我第一天去上幼稚園,臉上的胎記就把其他小朋友嚇壞了,有人用害怕的眼神看著我,有人說我是鬼、是妖怪,我一下就哭著跑回家,再也不肯去學校。
媽媽一直覺得對不起我,努力給我更多的愛,比起其他兄弟姐妹,我擁有更多照顧與關心。當時前蘇聯總統戈巴契夫常出現在電視上,額頭上有跟我一樣的胎記。媽媽告訴我:「只要努力,你也可以跟他一樣,成為了不起的人。」我原本個性悲觀、灰暗,若不是家人一路支持,我可能早就放棄自己了。
漸漸長大,我發現胎記竟也對我的人生有正面影響。很多老師、前輩,看到我的特殊,總會給我額外的指導與幫助。

下棋最快樂的是什麼?
因為胎記的關係,我從小受到很多異樣眼光,下棋讓我得到肯定與自信,我想一直保有這樣的感覺。因此,輸棋時儘管痛苦,明天早上起來還是會繼續努力。因為我明白,如果不下棋,我也沒有其他退路。
圍棋是一門博大精深的學問,我下棋下了快三十年,只敢說了解圍棋的百分之五,還有太多地方可以探索。我喜歡動腦筋,面對複雜的棋局,總覺得很有挑戰性。

哪一場對弈最讓你印象深刻?
二○○七年,我到韓國參加第十一屆LG盃世界圍棋棋王賽。當時各界都看好大陸棋手胡耀宇,我也覺得自己勝算不大,抱著輕鬆的心情去比賽,沒想到竟贏了第一戰。
得失心讓我開始胡思亂想,導致第二場比賽嚴重失常,最後五十手尤其下得糟糕,輸給對手。賽後我坐在一旁發呆,覺得自己就要崩潰,記者來訪問我時,我竟忍不住哭了。第三局胡耀宇太緊張,我因此獲勝。
贏棋固然高興,但這場比賽給我的最大收穫,是讓我深刻體會到,棋手的心態會完全影響比賽結果,尤其頂尖棋手實力相差不大,這時比的就是誰較能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