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10問:杜聰

以前在華爾街工作,上下班有黑頭禮賓車接送,出差搭私人飛機,現在下鄉坐的都是電動三輪車。物質反差雖大,但對我而言卻不是問題。我本來就沒什麼物質慾望,過去收入優渥,卻從沒買過名牌,也沒買過車。我不討厭銀行的工作,但看到孩子的生命因為我與夥伴的努力而產生改變,對我而言是更快樂、更有意義的事。

你如何面對挫折、恐懼,如何自我勉勵?
有一陣子我陷入嚴重焦慮,晚上常做惡夢,或半夜醒來痛哭,滿腦子想的是:「有這麼多人需要幫助,我的力量卻這麼小,該怎麼辦?」那陣子,我聽說有電臺主持人常接聽Call In,聽聽眾的心事,最後自己也陷入憂鬱輕生,還有人挖掘南京大屠殺的歷史,最後承受不了巨大的苦難而自殺……我警醒自己,必須從低落的情緒中抽離。
我過去因為寫論文關係,結識了白先勇老師,他也一直很支持我的工作。得知我的情形後,他跟我說:「儘管杯水車薪,但只要幫助了一個人,就已是功德無量了。」這句話給我很大的鼓舞。
我很喜歡一個故事:沙灘上到處是擱淺的海星,一個孩子逐一將海星扔回海裏。有人問孩子:「海星這樣多,根本救不完,你這樣做有意義嗎?」孩子看著手裏的海星,說:「對這個海星而言,有意義。」我願做那個撿海星的孩子,幫助一個是一個。

可否聊聊你從這些行動中,得到了什麼改變與收穫?
表面看起來,是我在幫助這些孩子,但實際上,這些孩子也教導我許多。儘管面對殘酷的現實,他們卻展現出強韌的生命力,再苦也不會放棄自己。以前我以為自己的童年不圓滿,回想起來,倒也吃飽穿暖,有機會接受教育。我比這些孩子幸@福很多,又怎麼能不感恩?
我常感慨,現代人太不知足了。看看身邊人的煩惱,通常是「孩子成績不好」、「無法換房換車」、「什麼時候能加薪」……我認為人生不是一杯滿的水,與其抱怨沒有的那一半,不如珍惜擁有的那一半。

面對愛滋病這個全球問題,我們可以做些什麼?
第一,是要對愛滋病有正確的認識。恐懼往往出於無知,了解之後,你會發現愛滋病沒那麼可怕。保護好自己,確保安全性行為,不要讓自己成為問題的一部分。此外,我認為家庭、學校的性教育也很重要,師長與父母應灌輸孩子正確觀念。
第二,希望大家停止歧視愛滋病患者,他們需要的不是憐憫,而是你我的「平常心」。
第三,我很鼓勵大家行動起來,參與相關團體,成為志工。經過實際參與,你一定會有很大的收穫,無論價值觀、人生觀,都會產生巨大的轉變。

基金會未來有什麼計畫?
其中一項計畫我們已在推動,且持續、擴大進行的,就是「社會企業」。過去幾年,我們請感染者製作環保袋販售,既讓他們得到工作機會,收益也可支持基金會持續運作,幫助更多人。未來我們還要開麵包店、咖啡廳。
此外,我想寫書、拍微電影,傳達「反歧視」的主題。不歧視愛滋病人只是一個引子,你我或許種族、性別、年齡不同,但沒有人應該受到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