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10問:吳興傳

環臺時,我們有保母車,只要你累了,你就上車,十天行程共一千一百公里,你一天騎一公里都可以,不強迫,重點是,讓你體會運動的重要,及感受臺灣的美。
現在與癌友騎車環臺抵達終點的掌聲,跟過去自己跑步所獲得的掌聲完全不一樣,回到終點時,癌友家人的歡呼聲令人震撼,現場那種榮耀,每個拍照情景,現在還是很難忘,那種因別人快樂而產生的快感與滿足感,特別強烈。所以為了更多癌症朋友及家人,我們堅定每年續辦活動的信念。今年開始,將增加六月癌友登玉山活動,一年兩個活動,讓癌友看見更不一樣的自己。

「癌友騎車環臺」活動遇到的最大困難是什麼?
舉辦這樣的活動,我們是完全不收錢的,但我幾乎不曾為錢煩惱過。臺灣是個資源豐富又友善的地方,每次五、六十位騎士,有時包含家人、在地陪騎,十天的吃喝拉撒,都要由我們張羅,所以我們曾去寺廟香客房、學校、活動中心借住,跟十五個縣市都有配合。前臺北市長郝龍斌,是最支持我們的縣市長,提供小型巴士及醫師隨行,協助了四年。
我最大的壓力是,要把他們好好的帶出去,好好的帶回來。曾有一位過世隊友的太太、兒子來找我,跟我說,「吳教練,感謝你,讓我先生最後這四、五年過得那麼快樂。你辦這個活動,讓他有一個生活出口,每天去運動,蹦蹦跳跳的。」這件事曾帶給我打擊,但家屬的話,讓我體會到這個活動對癌友及癌症家庭所產生的價值與重要性,我希望能一直把持著這份心努力下去。

曾經有什麼事情,讓你一直到現在都還覺得後悔?
以前,我為了運動、自己的興趣,長期忽略我太太,二○○九年我太太因腹部腫大去醫院檢查,才發現罹患卵巢癌第四期。之後我也發現罹癌,頓時人生一片黑暗,而我還有兩個年幼的孩子。
我太太在過世前一直堅持著一口氣,從六十幾公斤瘦到三十幾公斤,當時我正在做化療,她在安寧病房對我說,「我們有一個人要留下來照顧孩子,當然是你。」我被她的母愛感動但又不知所措。她就撐著那口氣不斷,一直撐,撐到我化療結束,「你別再撐了,我們下輩子再續前緣吧。」當時我已做完十二期化療,對她說完這句話,三天後,她就走了。我一直很後悔沒有在太太生病前多關心她,照顧家裏,但安寧病房的那段時間,我重新發現太太的好,我跟她的心比過去許多時間都要貼近,她帶給我往後人生最大力量。今天如果她在天上有知的話,知道我因為她而改變,無形中改變了其他人家庭,我相信太太在天上也會很欣慰。

那麼你跟孩子的關係呢?
我在生病前,與家庭及孩子都比較疏離,之後經歷太太去世,我必須一肩扛起母親責任。我是火爆脾氣,一開始只會打罵,孩子們會反彈,門也被孩子踢破。這幾年下來,發現行不通。我把門修好後,自己想法也改變了,我發現父母過於擔心是多餘的,像有時候在路上看見父母幫孩子將書包捏著往上提,我覺得沒有必要,該承受的還是要承受,不該承受的,就和孩子一起想辦法解決。
人有生存的本能,讓孩子自由發展。我的母親也早逝,知道兩個孩子欠缺什麼,所以選擇把他們當兄弟,關係反而變好許多,關係也更親密。現在他們會叫我「老頭」,我開心接受,然後我就叫他們「小頭」,就當兄弟一起玩鬧。有時帶他們去當活動志工,進入彼此的生活,我們會勾肩搭背,還會比誰的力氣大,但我持續運動,力量也不輸他們。

如果想開始跑步,你有什麼建議?
還沒開始運動以前,最好不要去柏油路水泥地跑,因為那裏硬度過大,所以我會建議到學校操場的PU跑道練習。練跑約三個月,讓腳的強度適應硬度,身體機能適合跑步,再嘗試在水泥地跑,如果一下子就在硬度過大的地上練跑,不到三五天,可能因此受傷,你又要停一、二個月不運動,鬥志就消磨掉了。另一個重點,鞋子要買好一點,換鞋容易換腳難,每種類型的鞋子都有它的功能性,慢跑就買慢跑鞋,想跑馬拉松就買馬拉松專用鞋。如膝蓋、腳踝不好,可保養周邊肌肉的組織群,以防受傷。可以先去操場練短跑,將周邊肌肉強度練起來,習慣這樣的反彈力量,再來練習長跑,循序漸進,不要運動過量,以免軟骨受損。
了解自己的身體很重要,並試著找到自己適合的運動方式。如是癌友,當你覺得疲倦,你可能需要先試著停下來,不強求。曾經有一個年輕人,他失戀了,從失戀的那天起,他每天跑十公里來抒發自己心情,到現在他八十歲了,他還是跑十公里,因為最適合他的運動方式與長度,就是跑步十公里。

你心中最幸福的片刻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