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鳥看熱鬧也看門道〉之十:因為,鳥兒心中有一首歌

鳥兒為什麼要歌唱?

我想,因為牠心裏有一首─一直想要唱出來的歌

粗略地講,全世界萬種的鳥類,會歌唱的鳥兒比不會歌唱的還多。有的說起來還挺有才華,有的雖然不會唱歌,但會出聲鳴叫,有的卻是終生大半時候都默默過日子,不鳴也不叫,即使在繁殖季節偶爾咕噥幾聲,也是似有若無。
我自己也很喜歡唱歌,只是張開口折磨別人耳朵的時候比較多,因此我只能唱給自己聽。
我總羨慕一個民族或族群,能有一些歌曲可以大家一起唱,能有一些舞蹈可以牽手一起跳─當我們心裏有共同歡樂的時候,也當心裏有共同哀傷的時刻。
我想,不管我們住在城市或鄉間哪個角落,多少都聽過鳥兒的鳴唱或啾叫。當我們看見鳥兒挺立枝頭,扯開嗓子引頸高歌,甚至天未濛濛亮,半夢半醒之間,就聽見窗外有早起的鳥兒唶唶鳴囀,心裏不免揣想:鳥兒唱得那般興高采烈,是不是因為心裏有藏不住的快樂?還是因為春天有夢難入眠,不如早早起身迎接日出,抒發心情?還是,因為心裏的祕密不能說,只能用唱的─林姆斯基‧高沙可夫不就是用音樂敘說「天方夜譚」的故事嗎?楊納傑克不也以激情的絃樂寫出令人幾乎難以喘息的「私密信函」?
鳥兒唱歌唱得這麼認真,甚至可以用日文「一生懸命」四個字來形容,究竟唱給誰聽呢?
牠自己嗎?

那麼,鳥兒為什麼歌唱?
鳥,可以說是地球上最善於發聲的動物之一了。可是,鳥兒不會像我們人一般說話,或者說─鳥兒「說話」,有時候聽起來就像唱歌。全世界萬種的鳥類,會唱歌的鳥兒大概有五千四百種,超過了總數的一半,有人稱之為「鳴禽」,也就是會唱歌的鳥。牠們,也都是棲樹鳥。
說真的,就禽鳥本身而言,鳥兒歌唱並非為了「娛樂」我們人類,也不是為了好心「吵醒」我們,叫我們起床。有人將鳥兒關在籠子裏,叫牠唱歌教牠說話,多半只是為了自己著想。
可是,鳥兒為什麼要歌唱呢?
基本上禽鳥發聲,我以為不管是叫或唱,也不論是否受到賀爾蒙操控,都表示「心裏有話要說」─猶如我們人類開口說話,既是一種「溝通」的方式,更是一種表示想要「溝通」的慾望。歸根究柢,就是打從心底,企望與自己之外的其他同類或同伴建立起某種「關係」。
我們知道,鳥兒用來溝通的「語言」不只一種。
不少鳥兒傳遞訊息,多半依賴「視覺」信號,譬如習慣在空曠地帶群體營巢的海鳥,多賴複雜而又精細的展示與展炫,一來可以嚇退敵手,二來可以吸引伴侶。然而更多棲居密林或叢林裏的禽鳥,尤其體形嬌小的鶯燕雀鳥類,因為經常隱身濃枝密葉之間,尤其黑漆漆的夜裏,彼此不易看見,久而久之,自然而然,鳴叫或鳴唱就演化成遠距隔空傳訊最好的溝通方式了。
一般而言,野鳥鳴唱主要理由有兩個,其中之一就是打樁標界,大聲宣示那肉眼看不見的「勢力範圍」,警告別的鳥兒不要隨便踏進來。聲音叫得愈大,次數愈密集,宣示的訊息愈明白。就以旅鶇知更鳥為例,宣示的土地範圍大概長兩百呎,寬也兩百呎,算起來並不大,不過築巢安家放心育雛已經夠了。旅鶇喜歡站在樹梢鳴唱,選的樹通常是方圓之內眾樹中最高,而且布立在領地四周邊緣的幾棵。這樣,別的鳥兒才看得到,也聽得清楚。這是旅鶇的習性,也是許多鳥兒的習性。
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正是白晝愈來愈長,一天比一天溫暖的三月。昨天經過街道走在湖邊,沿途看見好幾隻旅鶇相隔不遠,各自高高占據一棵樹頭,唶唶鳴唱,此起彼落,好不熱鬧。譬如旅鶇這類鳥種,彼此領地通常相距不會很遠,因此每次歌唱後多會留下一小段無聲時刻,以便偵測附近公鳥的反應。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