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義英雄:翻轉偏鄉教育的王政忠

十九年來,他在南投的小學校,實踐一場教育革命
星期天上午,當你走進南投縣爽文國中,會聽到悠揚的國樂琴聲,一群孩子正為即將到來的比賽進行集訓;而下午,則有一群棒球隊的孩子在練球奔跑,熱情有活力。這些時候,你都能看到一個身影穿梭其間,練習時專注陪伴,結束後,他走近孩子身邊,拍拍他們的肩膀,說說話,打打氣,他就是王政忠老師,現任爽文國中教導主任。
爽文國中是一個只有六個班的偏鄉小校,位於南投縣中寮鄉,臺灣貧窮的平地鄉鎮之一,單親、隔代教養、低收入戶和新移民子女的學生比例超過五成。在資源缺乏、教師負擔大的壓力下,王政忠選擇留下來,一待就是十九年。王政忠接受講義採訪時提到,「我看見學生的盼望與需要,需要有人帶領他們,真正體會受教育的重要性。」
出生臺南的王政忠,小時候因家庭因素,父母到南投躲債,他靠著打工及幾位老師的幫助才度過求學階段,因此他的夢想就是成為一位老師。一九九七年,他從國立高雄師範大學畢業,分發至南投的爽文國中,一年的實習歲月,他真正認識「何謂偏鄉」,「不只是硬體的缺乏,還有一股看不見未來,對未來沒有想像的氛圍,那是偏鄉很可怕的一件事情,」他說。
在實習結束、前往金門當兵時,他因經濟問題,並不打算再回到爽文國中任教。一九九九年,臺灣發生九二一地震,中寮鄉是全臺災區死亡人口最多的鄉鎮,當時他還在金門。九月二十三日,他回南投,到了爽文國中,眼前建物全毀的景象令他吃驚,這時兩個學生跑出來,抱著他哭,問他:「老師,你會不會回來?」「地震動搖了臺灣,這句話動搖了我的心,」王政忠說,原本想逃的心,因這句話,想起自己成為老師的初衷,「我不知道能做什麼,只知道我需要拉他們一把。」
二○○○年四月,他從金門退伍,再度到爽文國中報到,並與夥伴一同投入教學改造計畫,他從生活教育著手,接著設立國樂、音樂、美術、陶藝……等社團與課程。設計「學習護照」,記錄學生的每個學習歷程,歷程變成點數,點數能在校園跳蚤市場上兌換獎品,並擴大到其他中寮鄉學校,帶動了社區的學習風氣。「重要的不是獲得點數,是獲得點數前的那段過程。重要的也不是你換到什麼,而是你擁有了『換的能力』,」王政忠堅定的說。二○○八年,他召集爽文國中畢業校友,組成「爽中青年軍」,讓校友獨立統籌舉辦暑假的「學區國小爽青棒球生活營」,及學弟妹的寒暑假之課輔營,「成就自己是快樂的,但成就別人是快樂一百倍的事。青年軍正是『成就他人』的好例子。」
然而急切推動學校事務的王政忠,卻輕忽了事前溝通與說明的重要,埋下和同事衝突的種子。後來他轉調輔導室,沈澱心情,「你發現自己沒那麼偉大,重要的是策略與制度,人只是其中的潤滑劑。」他解釋群體的重要性,「我的浴缸有多大,我的海就有多大,那如果眼前是我們一起看見的海,就可以看見更大的寬闊,」他說。
王政忠認為,教育是翻轉未來的希望跟力量。「每個孩子都有優勢智能,只要找到舞臺,就能擁有熱情,」他說,當孩子在各種課程中,看見優勢及可能性,出現成果的「小確幸」,甚至想往這條路走時,孩子會了解學科能力(國英自數社)將成為從「小確幸」變成「大幸福」的一個梯子。他們會願意主動學習,並明白自己為什麼改變。
近年王政忠創立「MAPS教學法」,是為一場教育革命,常有偏鄉學校老師到爽文國中觀摩。這是一個系統化、科學性的教學方法,讓學生成為課堂上的主角,以心智繪圖(Mind Map)為工具,提問為基礎核心(Asking),透過小組合作的學習策略(Scaffolding),完成多元評量的驗收(Presentation)。今年國中教育會考,爽文國中學生拿到A的比例超過全國平均值,而十五年來,爽文國中的入學人數成長了百分五十,許多學生還是跨學區轉進來的。弱勢學生占五成的偏鄉小校,這樣的成績跌破眾人眼鏡。
多年來的努力,讓王政忠榮獲Power教師獎、Super教師獎及師鐸獎肯定,他說師生關係如中醫問診的「望聞問籤」。望:觀察臉色、神情、肢體。聞:聽說話的聲音、語調、話裏的起伏。問:有技巧的追問、反問、明知故問,讓孩子自己說出來。籤:即處方,每個孩子狀況不同,建議也不同。他認為,做到這四件事情,孩子會感受到你是願意聽他說話,理解他的困難,並願意跟他一起解決問題,這樣師生相處就會有不錯的結果。
九二一地震後,待在爽文國中沒有走的老師,到現在還有七、八個,包含王政忠,「我已決定留下來,就不會離開了,」他說。

講義英雄的人生觀

請為幸福下個定義
因投入而成就他人的需要,並從成就他人當中看見自己存在的價值,我覺得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請說出你最景仰的人
這些年來,很多專業、熱情且願意奉獻的夥伴來到這個學校,他們做了應該做的事,也做了超過原來該做的事。也許他們並不常被看見,但這種沒被看見的堅持與投入,更令人感到偉大。這群夥伴是這間學校之所以改變的根本力量。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