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鳥看熱鬧也看門道〉之十四:天下烏鴉一般黑?

親鳥為何吞食「糞囊」,「糞囊」可以吃嗎?
雛鳥初生,大概五、六天大之前,腸子裏大致上還沒有多少細菌,這些細菌是用來幫助消化分解食物的,但也因為這些細菌,才使得鳥兒後來的糞便帶菌,而且發出臭味。所以在此之前,雛鳥的「糞」含有大半未完全消化的殘餘食物,營養也還算豐富。
初生幼雛雖然吃個不停,也吃很多,但消化力不夠,入口食物難免大半都「浪費」了,所幸這段時期所需營養,有一部分仍然倚靠卵黃囊的供給,才未因此造成營養不良。我觀察黑頭山雀,就經常看見親鳥從巢中叼出的糞囊,常常還包裹著一粒粒沒有消化的漿果果實。
親鳥「吞食」了糞囊,多少能夠從中汲取一些養分,也因而多少可以減少自己覓食需要消耗的精力與時間,也就可以給孩子多抓些蟲蟲,加速幼雛的成長。當雛鳥長得一天比一天大,一旦糞便裏的細菌增多了,親鳥就不再吞食「糞囊」了。
也許有人會好奇,吞食「糞囊」,雄鳥與雌鳥誰吞得比較多呢?
科學研究顯示,雌鳥比雄鳥吞食得更多,因為「生育」關係雌鳥需求營養甚於雄鳥。甚至,那些例如牛鸝、杜鵑習於托蛋的鳥種,也曾經有吞食宿主幼雛糞囊的紀錄。
據我所知,臺灣的綠繡眼、八色鳥、粉紅鸚嘴、河烏、火冠戴菊、鉛色水鶇,以及紫嘯鶇等等鳥種,都有吞食糞囊的行為。

為什麼有些鳥種,就不需要「製造」糞囊?
鴨子、松雞與雉雞等這些鳥類,牠們的孩子出生後,只要身上羽毛乾燥了,還沒開始吃東西就離開了巢窠,而且通常從此不再回來,根本無需擔心巢內究竟乾不乾淨,衛不衛生。有沒有糞囊,都沒有關係。
猛禽、許多鷺科鳥種,以及那些在懸崖峭壁上築巢的海鳥,只要翹起屁股,朝著巢外或對準崖下「射」出一股糞柱,就算辦完「大事」─無需糞囊,一樣解決了衛生問題。至於少數那些毫不在意臭不臭、髒不髒的鳥兒,就更不需要什麼「糞囊」了。

鳥兒為什麼需要處理幼雛的便便?
這樣子問,就好像問說「寶寶大便了要不要揩屁股?」,恐怕要被當媽媽的讀者訕笑了。
就動物而言,「排泄」就是排除體內新陳代謝後所產生的廢物。一隻不斷成長尚未離巢小鳥,每天排泄量不能不說「極為可觀」,親鳥每次餵食之後,幾乎隨即排遺。雛鳥一天進食多少次,大概就排便多少次。
就以家燕為例,出生後的前兩個星期,大約每隔二、三分鐘就得餵哺一次,尤其晨昏時段。一只鳥巢裏,不要說很多,就算只有四隻小鳥,一天累積下來就夠「『糞』滿為患」。科學家說,鳥兒一天餵食最高可以多達四百次,負擔可謂繁重,我就曾看過親鳥餵食完畢卻忘了撿拾糞囊,急急忙忙就趕緊離巢再出門,顯然匆忙間也有「疏忽」的時候。
排泄物多了就必須處理,不僅事關「衛生」,也涉及「安全」,強烈的氣味免不了引來各式各樣掠食者,再說衛生沒顧好,巢中幼雛就容易得病。維持巢中清潔的工作,二話不說,親鳥自然一肩扛起。對於絕大部分鶯燕雀鳥類來說,繁殖期間一天工作除了覓食育雛,剩下時間大概就是不停地「清掃」,凡不屬於巢內的「異物」一概驅除。所以巢中「糞囊」並非親鳥唯一無法容忍的「多餘物」,幼雛孵化後殘留的蛋殼也是其中之一,親鳥若非一樣吞食,就是啣棄巢外。甚至有一次,我就發現在地面上築巢的斑點唧鵐,不知什麼時候將一隻死去的雛鳥,移置到了巢外。
還有,巢中小鳥有時會被研究人員繫上腳環,有些親鳥看見孩子身上突然多了五顏六色、奇怪發亮的「異物」,就會不斷啄擊,企圖移除,直到後來慢慢習慣了為止;偶爾甚至還會將孩子趕出巢外,之後大概知道自己「弄錯」了,又趕緊接了回來。
猛禽幼鳥則具有內在的反射本能,可以感覺「內在需要」,適時處理,而不致污穢了巢窠,牠們會站上巢緣,讓糞便自然排出巢外。至於像蒼鷺以及其他大型涉禽,巢窠結構通常比較稀疏簡陋,糞便等穢物常常就由空隙間自然掉落。
不過,猶如我們有些人一樣,有些鳥類也是會將自己棲居的場所弄得污穢不堪,譬如家朱雀或某些猛禽(譬如大鵰鴞),似乎一點不在乎自己居家衛不衛生,牠們的巢窠經常臭氣沖天,不堪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