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包子的幸福滋味

父親戴著手套,小心翼翼地掀開蒸籠……嗯,真的好香

走在熱鬧的龍岡市區,包子、饅頭店林立,剛出爐的包子熱氣蒸騰、飽滿紮實,令人垂涎欲滴。看到這樣的情景,我不禁想起小時候一段與包子有關的美好回憶。
父親來自廣東,早年隨國民政府軍隊撤退來臺,因在軍中受北方同袍影響,對麵食情有獨鍾。軍旅期間,他向同袍學習如何製作饅頭、包子,幾年下來,這門技藝成為他的拿手絕活。
平日父親在家扮演嚴父的角色,聲如洪鐘,極有威嚴,他一吆喝,我們幾個兄弟姐妹便噤若寒蟬。唯獨在教導我們製作包子與饅頭時,他會頓時變成和藹可親的慈父,不厭其煩地說明要如何用心及放入感情製作,方能讓它們成為餐桌上的美食。
家裏的兄弟姐妹從小耳濡目染,漸漸成為父母親的好幫手,大家圍在餐桌前分工合作,父親擀麵團,三個姐姐幫忙母親洗洗切切,準備餡料,哥哥劈柴升火,我和弟弟年紀小,分配的工作較簡單,負責擦拭蒸籠和跟著大人團團轉。我們各自分工,缺一不可,整個製作與等待出爐的過程充滿了喜悅。
小小年紀的我,特別喜歡觀察發酵過程,看麵粉由粉末狀慢慢凝結成一個巨大的麵團。此時父親會用適宜的力道搓揉麵團,使之變得蓬鬆有彈性。同時間,媽媽和姐姐們忙碌地準備各式餡料,有高麗菜餡、竹筍配肉末、綠豆沙、紅豆沙以及花生餡,樣樣都有繁複的工序。
接下來,爸爸擀皮、包餡,我們也依樣畫葫蘆,捏出一小團麵團開始包入餡料。偶爾我和弟弟會抓起麵團當作遊戲,捏出各式各樣的動物或玩偶。父親不以為意,輕聲提醒:「認真一點,不要太隨便。」因為各有各的特色,出爐時大家只要根據包子外型,就可推測是誰的作品:結實飽滿、摺邊玲瓏有序的,是三個姐姐的心血結晶;皮厚餡少、形狀怪異的,就是我們兄弟的傑作。有時我們還會突發奇想,包成星星狀或是三角形,再加上荷葉邊,得意洋洋向大家宣告:「這是我們的包子,蒸好後不要偷吃喔。」姐姐們馬上吐槽:「這麼醜的包子誰敢吃呀。」你一言我一語,熱鬧又溫馨。
至於饅頭的做法較為簡單,父親用巧手先搓揉出長形的麵團,再用菜刀隔出適當的距離,切成一塊塊小巧可愛的長方體即算完成。而這時柴火也已旺,蒸籠擺放在鍋灶上,大夥兒將作品一一放入,滿心期待最後的成果。
半晌後,蒸籠內發出水滾的聲音並冒出白煙,一旁焦急的我們張大雙眼,熱切盼望出爐的一剎那。只見父親戴著手套,小心翼翼地掀開蒸籠……嗯,真的好香。我們陶醉於蒸騰香氣中,等著父親夾出一個個白白胖胖的包子與饅頭放進盤中,心中更是興奮不已,恨不得馬上抓起一個大快朵頤。
父親對我們微笑,「今天做得很成功,表示大家都有用心。」一家八口便這麼擠在十四坪狹小的日式平房裏,心裏洋溢著幸福溫暖,品嘗著美味包子。吃著吃著,我和哥哥表演起黃俊雄布袋戲裏的「史豔文」和「怪老子」,姐姐們唱起鄧麗君、鳳飛飛的流行歌曲助興,一家人和樂融融度過美好夜晚。
如今父親已辭世多年,但他的樂觀、勤奮和殷殷教導仍常在我心。每當想念起他,我便走入一家包子店,買幾個包子、饅頭,帶回家和心愛的家人一起分享。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