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地理新鮮聞:從廁所看歷史

美國國家地理會社(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已有百年歷史,對人類知識和心智的影響及貢獻,是無遠弗屆的。這個會社也是目前世界上組織最大的非營利組織。

除了雜誌和電視頻道之外,這個會社也提供一項新聞服務(national Geographic News Service),由他們的專家提供最新的有關人、動物、環境等訊息,分別出現在該會社的新聞頻道及網站,講義與國家地理會社的這項合作,每月以固定專輯方式出現,由留美化工博士謝勳主編、翻譯,相信謝博士的理工背景何人文素養將使這個專輯多采多姿。

十八世紀末廁所裏的垃圾,將展示在博物館中

那是一個見證美國誕生的廁所:十八世紀末,在一間費城小屋子後院的土地上,只是簡陋挖深,沒有下水道的廁所。
廁所通常不會引人注意,但二○一四年,考古學家挖掘這個用磚塊襯裏、圓形的坑時卻非常興奮。廁所對考古學家來說,是難得的一種貴重埋藏物。除了主要的功能外,早期廁所也常被當成垃圾堆。這個廁所建造於美國建國的一七七六年,在一七八六年(美國訂立憲法前一年)填土停止使用。堆積在廁所上的垃圾,提供了美國動搖年代獨特的生活線索。
這一個,以及另外十一個坐落在未來「美國革命博物館」場地上的廁所,其中堆積的物件被詳細寫成了報告。其中最早的廁所可追溯到十八世紀初,那是費城發展成主要貿易和製造中心的時代。當時,很多船停靠在費城繁榮的港口,卸下來自世界各地的貨物。當德國有柄的大啤酒杯撞壞了,或中國瓷器掉到地上,碎片就被丟到廁所周圍。
考古研究員借鑑不同資料,如契約、保險地圖和教友派信徒會議記錄……等,做為鑑定這些人工製品背景的參考。透過這樣的對照,考古學家證實,編號十六的廁所是韓福瑞夫婦在一七七六年七月十日買下卡特巷三十號的房子時所挖的。兩天前,美國獨立宣言是在離他們家幾間房子遠的廣場上朗讀的

韓福瑞家廁所上堆積的物件使考古學者感到困惑。它們有異於殖民地時期平常家庭的垃圾,例如茶器破片、廚房用品和假髮捲筒。研究人員發現很多很多葡萄酒杯和有柄啤酒杯、幾個裝潘趣酒的大碗、盤子、破損的菸斗,以及近百個裝啤酒、葡萄酒和烈酒的瓶子。他們的垃圾是典型「酒館的垃圾」,可是他們家的地址並沒有過賣酒的執照。
不過,在一七八三年七月,韓福瑞夫人有過被捕的紀錄,原因是她經營一間「有傷風紀」的店—基本上就是不合法的,往往有嫖妓活動的酒館。酒館是殖民地時期的社交中心,常常也是激烈的政治討論場所。所以,當年的政治免不了刻畫在這一間販賣私酒的酒館裏。
從韓福瑞家廁所地點挖掘出總共六百一十九件人工製品。其中一件是脆弱的窗玻璃碎片,上頭刻有「愛」這個字。負責挖掘的考古學家雅敏回憶說:「當我們第一次看到那個字的時候,心裏想,或許是一個害相思病的男子酒醉後,在窗子上寫下那個字吧。」但是更多窗玻璃的碎片出土後,研究人員終於拼湊出「我們仰慕有錢人,喜歡閒散」的句子。這是古羅馬參議員卡托的名言。十八世紀有一部戲劇描述卡托抗拒凱撒獨裁的情節。那部戲在當時爭取獨立的美國殖民地區頗受歡迎。華盛頓甚至在一七七七年冬天與英軍作戰困難時,請演員表演那部戲給士兵看。雅敏又說:「在那十八世紀時候的費城,對政治有興趣的人都知道這句名言。在窗玻璃上寫字的那個人意在抒發政治理念。這和我們所了解當時在酒館裏的情況是一致的。」

國家地理新鮮聞:從廁所看歷史
圖說:酒館的窗玻瑙上刻有羅馬議員卡托的名言

另外一個寫在韓福瑞非法酒館裏的政治聲明,是在一個裝潘趣酒的大碗上看到的。上釉的大碗旁邊畫了一艘有兩根船桅的船,插有英國國旗,並有「祝翠翡娜一帆風順」的字樣。這種大碗是用來慶祝一艘船的處女航或者特定的航行任務。
歷史資料顯示,翠翡娜當年定期航行於費城和英國的利物浦之間。一七六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的《賓夕法尼亞公報》上登有一則新聞廣告,宣布翠翡娜將為費城的商人攜帶一則訊息給英國同業,請他們對英國議會施壓,廢除那一年三月剛通過的印花稅法案。那條法案對美國殖民地的人民課稅,以支付英國駐軍費用,這是當時懷有獨立意識的殖民地百姓所厭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