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懷暖情:饅頭夾紅糖

畢竟,我不再是那個怯懦而憂鬱的人了。
我不知道爺爺還記不記得他曾用饅頭夾紅糖餵養過我。但我總是不只一次地揣想,多年前,他曾在一個簡陋的三合院廚房,拿起白黃灰灰的老麵饅頭,夾進滿滿的紅糖,用乾淨的紙張仔細包裹起來,然後獨自拿到學校遞給我。那身影與心意,讓我感覺到人世間平凡而富足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