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心打開的時候:一隻多麼古老的眼睛

當心打開的時候:一隻多麼古老的眼睛

跟許多人一樣,我也喜歡觀看生態影片。
許久以前,有一次從圖書館借回來一部關於鯨魚的紀錄片,其中一段描述一頭母鯨攜子北溯大西洋的長程之旅。
看著看著,鏡頭突然拉近母鯨眼睛。
唬,有生以來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看著鯨魚的眼睛,雖然僅有短短數秒,整個人竟然一時震懾住了。當時,心頭第一也是唯一感覺是─「啊,那是一隻多麼古老的眼睛。」
鯨魚眼睛比起自己身軀是很小,然而相較其他動物又大很多,更不用說人類。藍鯨是地球有史以來最龐大生物,所有鯨魚中又以藍鯨的眼睛最大,大約一顆葡萄柚那般大小。單獨一顆葡萄柚看似不小,嵌進長達三十公尺重達二百噸鯨身,不仔細還不容易看見。
這隻眼睛四周老皮粗皺,瞳井裏泛著淡淡憂傷微光,那麼溫暖,那般安靜,可卻又如此敏銳難當─彷彿擁抱了人間一切的不幸與悲哀,宥恕了所有的罪愆和怨恨,還有種種無知。我相信,住在那口瞳井裏的那顆心也必然一樣的溫暖。
鯨魚,滉滉深海大水中最溫暖的生命。
我知道藍鯨壽命可以有八十甚至九十年那麼長,跟我們人差不多。我敢肯定,那是一雙走過許多路,看過很多事情的眼睛,滿載滄海桑田歲月的記憶,沈澱著甘苦有時難分的智慧。當我不動盯著那顆因為歲月而變溫暖的眼睛,感覺它也正在回視我,直直穿透我眸子進入了我心深處。
牠的眼睛,跟著我的心在說話。
然而當年歲更大了,我不得不承認,人世間不是每顆眼睛都會因走過歲月而能夠變得溫暖。
我看見森林裏一棵棵的巨樹,山上大塊的巖石,正是「時間」最有力的證人,一向頂著太陽默默無語佇立風中耐心等待─一如深海中的藍鯨,在等待一個從牠身邊走過的旅人,能夠從牠瞳井裏辨讀出悲喜人間歲月故事,聽出逝水時間渺渺的流聲。
我輕聲告訴自己,但願有一天也能是藍鯨所等待的那個從大樹下走過的時間行者。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