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頭翁在我家

築巢、下蛋、孵蛋、育雛全記錄

說來奇怪,內人治療淋巴腺癌期間,竟飛來白頭翁(Light-vented Bulbul)在家中陽臺築巢育雛並相伴,這真是一件非常奇妙又美好的事。
淋巴腺癌患者如果接受「普癌汰治療」,常見的是以化學藥物治療(癌得星注射劑、健擇注射劑、文克斯汀注射劑)和標靶藥劑治療(莫須癌注射劑),產生的副作用可能會有發燒、噁心、嘔吐、腹瀉、便祕、厭食、體重減輕、皮疹、搔癢、口腔癌、咳嗽、疲倦……等。一般有十二個周期療程,內人接受了醫師建議,先以六個療程嘗試看看效果如何。
療程第一周,內人感到身體虛弱、厭食、便祕……這段期間親友的關懷紛至沓來,兒子從香港回來了三次,大女兒由美國回來了兩次,二女兒也多次往返西螺和臺北,最讓人意外驚喜的是,我跟隨耕雲導師學「安祥禪」的遲素敏師母不知從何打聽,竟然自己找到內人的病房,為她加油打氣。內人擁抱著師母,感動落淚。加上白頭翁飛入我家與她作伴,在這樣種種「愛的氛圍」下,內人心情愉悅,第二次療程,一些副作用不但沒有發生,且體力更勝以前。
最重要的是,我們還遇上了良醫。血液腫瘤科宋詠娟主任是相當有耐心的好醫師,她視病如親,悉心照料,不厭其詳,耐心解說,有時一次講解就花了三十多分鐘,敬業的工作態度,從下午兩點一直看診到晚上十一點半,仍舊不辭勞苦,孜孜不倦。宋主任勸說,病患吃水果時記得要削皮,多補充營養品,並保持愉快的心情,最重要的是由於病患免疫力較差,最好不要去公共場所。
內人聽從建議,平常時間就待在家裏客廳不外出。就在客廳裏,她首先發現了白頭翁的經常造訪。這位不速之客,自由自在地穿梭於陽臺之間。
不過,她覺得納悶,為什麼白頭翁會常常鑽到盆栽的枝葉叢間?四月八日,內人好奇,開門,撥開盆栽,赫然發現居然有鳥巢,喜不自勝,沒想到公鳥隨即飛來,牠可能覺得自己的領域被侵犯了,張牙舞爪地大鳴大叫,怒髮衝冠地虛張聲勢,內人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著了,回到客廳去。
接下來連續三天,白頭翁不見蹤影,可能是覺得「行蹤曝光」,想另行覓巢。但好地點難尋,找了三天可能找不到適合地方,且母鳥的「預產期逼近」,急於下蛋,因此三天後的四月十二日又飛回來。

都市三劍客:白頭翁、麻雀、綠繡眼
白頭翁別名「長壽鳥」、「白頭殼仔」,是臺灣十分普遍的鳥類,與麻雀、綠繡眼並稱「都市三劍客」。這三劍客通常現蹤於學校大操場、較高建築物的屋簷下以及公園。在中國傳統畫作與石雕中,白頭翁頭頂上的白色羽毛有如充滿智慧長者的白髮,因此常與牡丹花並列,有長壽的象徵意義。
白頭翁一般體長約十七到二十二公分,頭黑枕部白,背部為黃綠色,胸部大多是灰褐色,腹部為白色。白頭翁的幼鳥頭部為灰褐色,背部呈現橄欖色,胸為灰褐色,腹部以及尾下覆羽則是灰白色。
母鳥開始每天孵蛋,孵蛋時公鳥和母鳥不約而同都唱起歌來,內人有鑑於此,也不時地為牠彈奏鋼琴,希望讓小白頭翁獲得良好的「胎教」。兩年前她就決定不再染髮,對於現在的滿頭白髮她樂觀自嘲,自己也算是另類的「白頭翁」。
孵蛋直到二十七日,小鳥終於破殼而出。
這真是令人驚喜的一刻,可愛的三胞胎,全身光禿禿的,身上有粒狀的黑黑毛囊,那是日後準備要生長羽毛的地方。牠們的眼珠子尚未張開,嘴巴就已經張開得大大的,嗷嗷待哺的表情非常可愛,深怕搶不到食物似地等著母鳥外出找食物回來餵飽牠們,但同時這些整天不是吃吃吃就是睡呼呼的小雛鳥,也是脆弱而不堪一擊的。
大女兒知道家中來了這麼一群「嬌客」之後,來信告訴我們白頭翁的習性。白頭翁孵蛋要十一到十三天,出生後翌年就可以進入繁殖狀態,採一夫一妻制,公鳥會各自建立屬於自己的領域,這時很容易見到打架或追逐的攻擊行為,或是聽到警戒叫聲,有時更可看到白頭翁將翅膀張開,舉成V字形,並不斷叫囂著宣告自己的領域。
牠們於四月開始築巢,巢材是枯草樹枝。平均每年可以生兩窩小鳥以上,每窩卵平均有三個,蛋的孵化期約十一至十三天,育雛期約九到十天。離巢的幼鳥仍會停留在巢附近,等待親鳥餵食,直到二十日齡左右的幼鳥才會自行覓食。
我們還準備了一些香蕉、木瓜……等水果給鳥兒吃,不過發現母鳥依然會忙碌地叼著昆蟲類食物回來。因為白頭翁喜愛吃葷更勝於吃素,四次的餵食中大約只有一次會吃水果,因此水果只能當小點心,昆蟲類有更多的蛋白質,才是牠們的主食。為此,白頭翁每天從早晨六點到下午六點半辛勤覓食,當母鳥叼著昆蟲回來,而相對體積不算小且還活跳跳的蟲兒,母鳥咬合了一下之後塞到小雛鳥的口中,雛鳥竟然能夠生吞活剝,照單全收,求生存的天賦本能,真是不可思議。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