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頭翁在我家

近距拍攝鳥巢 得來不費功夫
這次我能把白頭翁從築巢,下蛋,孵蛋,破殼,到餵養小鳥,全方位記錄呈現,可說得利於天時、地利、人和。有些愛鳥賞鳥人士,夜宿野地幾十天,也未必能如此近距離拍攝到白頭翁的一舉一動,而我卻得來全不費功夫,隨心所欲地拍照。牠們讓我屏息靜氣,由上而下以不同角度拍出千姿百態。

小雛鳥被叼走 我們徹夜難眠
然而五月二日卻發生了晴天霹靂的一件事。
內人在玻璃窗前聽到小鳥啁啁叫的聲音,仔細一看,大事不妙了,一隻體形較大的臺灣藍鵲闖入,內人趕緊呼叫幫傭,但幫傭沒有立即拿起棒子作勢嚇阻,卻急著想先用手機拍下這畫面,結果手機不但沒拍成畫面,反而讓臺灣藍鵲長驅直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趁著母鳥不在時叼走了三隻小雛鳥中的一隻,然後飛得無影無蹤。一整個晚上,我和內人難過不已,輾轉反側,徹夜難眠。
五月三日清晨六點,我例行前往君悅飯店健身房運動,出門前看見親鳥以羽翼呵護並餵食著兩隻小雛鳥,稍感放心,並交代幫傭隨時注意小雛鳥的安全狀況,但幫傭卻又忽略了這件事,等到回頭想起這件事時,小雛鳥不知在什麼時候,又被叼走了一隻。
清晨七點半,早餐用膳時,我簡直食不下嚥,捶心泣血般地感到痛徹心肺。原本我和內人訂了兩張高鐵票,想去雲林接受二女婿的定期健康檢查,這行程就這樣臨時取消了。

三人護鳥小組 輪流照護小鳥
有鑑於三隻小雛鳥只剩下一隻,我和內人決定不再坐視,兩老加上幫傭組成了「三人護鳥小組」,我們採取輪班制,輪流照看保護這隻小雛鳥。我更當機立斷,將鳥巢由陽臺欄杆處向前挪移到靠近窗戶處,以防大鳥再叼走。因此,我在上午十一點即由辦公室返家「護鳥」,看著親鳥羽護著這唯一的骨肉,我心想,這隻小寶貝真是集三千寵愛於一身啊。
為了照護這碩果僅存的一隻小鳥,五月四日下午四點,我立即由辦公室趕回家中,可是卻傳來不幸的消息。原來內人和幫傭守候一下午都未再見大鳥出現,因此到樓下散步,大鳥卻趁這百密一疏的空檔,最後的一隻雛鳥也被叼走了。

動物弱肉強食 生命何其無常
內人認為臺灣藍鵲是「惡魔」,牠叼走了三隻幼雛,但是吃葷的白頭翁不也將各種有生命的蟲子叼回來餵哺?那長長的蟲兒仍不斷蠕動著,卻一下子就被小雛鳥一口吞下,可見大自然無時無刻不在上演著「弱肉強食」、「適者生存」的戲碼。
鳥兒的誕生雖然充滿著喜悅,但是鳥兒夭折的哀傷,不也在在演繹著「生命無常」的迅速以及無情嗎?

後記
最大的遺憾是我記錄著白頭翁從四月十五日下蛋,四月二十七日破殼而出,四月二十七日至五月二日育雛,照理說,十幾天後即五月十七日,雛鳥應該可以長為成鳥,自行覓食,自力更生地飛離鳥巢,我也可以完成一次美麗的全記錄,可惜美中不足的是天不從人願,竟以悲劇收場,讓我上了一堂生死學的課。雖然對雛鳥短暫的生命感到遺憾和不捨,但如此與白頭翁近距離的互動已留下了美好印記。
臺灣藍鵲在附近盤旋時,母鳥和公鳥為保護小雛鳥,會馬上聯手出擊,團結力量大,左右夾攻,往往能夠逼使外來者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