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新視界:非洲原始部落,傳統文化瀕危

此外,「來匆匆去匆匆」的旅行團也影響到他們的生活。觀光客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趕來,一窩蜂闖入村莊,拿起相機拍個不停,接著便揚塵而去,留下的只有垃圾而已。
瓊斯說,部落不停受到剝削,為了協助他們,他設法與他們交易,希望能夠建立起互惠雙贏的關係。因此,他所帶的旅行團不走大路,而是循流而上,讓旅客能夠深入遊覽車開不到的地方,慢下腳步,好好體驗部落風情。
比方說,這一趟我們就乘舟逆流去了哈馬族聚居的小村落。
在山谷散居的哈馬族大約有四萬五千人,他們用枝條青草築成簡單的住屋,男人負責照顧家畜,而女人呢?我目睹一個婦人獨自抓起山羊剝皮割肉,一旁的小娃兒則幫忙把一條條的肉掛上籬笆,籬笆旁有一把AK-47突擊步槍和一排彈藥。
瓊斯說,現代武器逐漸取代了長矛。
除了武器外,我也注意到幾個對當代世界妥協的痕跡。
儘管如此,傳統的成年禮仍舊是村莊盛事,少男必須成功跳過十五頭牛的牛背才能成為男人,如果失敗了,這將成為他畢生的恥辱,但如果成功了,隔天早上他就能與長輩平起平坐。

紐約時報新視界:非洲原始部落,傳統文化瀕危
圖說:參加跳牛儀式前,少年用顏料裝飾。臉部彩繪是非洲部落的重要文化

紐約時報新視界:非洲原始部落,傳統文化瀕危
圖說:跳牛儀式是哈馬族和卡羅族的成年禮

在旅程的尾聲,我們順流返回開闊的平原,見到船隻來了,附近的村民紛紛趕到河岸。
這幾個村子與之前見到的村落不大一樣,他們將屋子架高離地大約三公尺,以免穀物遭受一年一度河川氾濫的威脅。不過,由於上游建了水壩,河水現在也不氾濫了,肥沃的土壤逐漸變得乾旱貧瘠。
瓊斯點出殘酷的事實:水壩豈止影響奧莫山谷,連遠在邊境的圖爾卡納湖的生態環境也受到威脅。據說湖水面最後可能因為水壩降低六公尺之多,三角洲最後會變成什麼模樣,沒有人能預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