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文書房:學會愛人

「不要哭了。」你說。
不論我是打算下了階梯不再出演大哭戲碼,或是正在醞釀爆哭的氛圍,我都會說:「好。」
而下一場雨落下時,我們還是會一起撐傘。
在一起的每個季節,都是值得期待的時候,日子過得像是買好票的二輪電影,別人覺得平凡無奇不特別,我們只管用力期待、用力喜歡。

站在你的右手邊時,我常常踮起腳尖,想和你用一樣的視野,去看這個世界。
在長如人生的旅途裏,我們擁有了小小的出走機會,去一些你喜歡或我中意的地方,更多的是我們都想再走一百趟的路。
路是不會有盡頭的,我們相信,如果真的走到懸崖邊,也能拉著彼此兜兜轉轉,用盡方法找出一條路,你牽著我,我附著你那樣地走下去。
世界還有太多我們都不明白的地方,可是一起用自己的雙眼確認風景的模樣,是我們的夢想,也因為你在這裏,所以我學著去愛世界。
你說,不要在路上迷失自己,那些該堅持的原則別被任何人影響,可是在面對任何事情,還是要保持內心的柔軟。
我問:「像睡午覺的時候,賴在被窩裏不想起來的那種軟嗎?」
「呆,」你捏了我的臉頰,說:「不過,對,就像那樣。」
就像那樣。
簡簡單單地,你便承認了一切,即使有些話毫無重點,你也從不把他們看輕。

因為愛你,所以我眷戀每年的雨季、流星雨和夏日海景,眷戀每一個季節。
因為愛你,所以我擁抱發生的過去、回憶以及苦澀笑意,擁抱每一個自己。
因為愛你,我開始愛上這個世界。
所以我愛那些大山大水,我愛那些風花雪月,我愛那些永恆諾言,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