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朵花而已

只是一朵花而已

信手拈來就可以轉換家的氣氛

每天早晨起床後,揭開一天序幕的開機動作,就是給家裏的鮮花換上乾淨的水。
把花瓶拿到廚房工作檯上,先取出花朵,把花瓶刷洗一下,注入新的過濾水,修剪花莖,若有黃葉和萎靡的花瓣也剪去,重新插回瓶中,以乾布拭淨花瓶外的水滴,再把花瓶放回原處。
這樣的動作進行完畢,我才好安然去做其他事情,晨光裏的花時間,讓我覺得今天也會是美好的一天。
每個禮拜選一日,在家附近或市場邊的小花店,自在挑選一小束花帶回家,光是進行「買花」的這個動作,就已經讓人興奮得一跳一跳的,提著花束走在回家的路上,嘴角總難以克制的上揚。
我沒有學過花藝,也不懂插花流派工法,就只是修剪花朵長度和多餘葉子,再插進水瓶裏,如此而已。
花兒本就清麗,實在無需刻意,更不必非要插在名家設計的花瓶裏,營造成什麼樣子才行,只要讓鮮花像是生長在花園在原野在山坡上那樣,自自然然的就好。
因為玫瑰即使換了名字,也依然芬芳,就算只是插在喝水的玻璃杯裏,或插在回收的果醬瓶裏,也無損半分花的美麗。
比起花大錢購買名貴家具,只要買一束花,信手拈來就可以轉換家的氣氛,實在是太容易獲得的愉悅。
何必非要逢年過節才買花呢?我想起京都人的生活,他們重視每一個平凡日子的日常,特別的節日固然要過得華麗,但平常的日子則要認真用心,實實在在的過。
只要家裏的角落擺著花,就算是陰暗無光的陰雨天,家裏的視野也會柔和明亮起來,光是看著花心裏就能感到沉靜和放鬆。家中若總是有鮮花,氣氛上就能讓人有動力把家裏一直維持乾淨,這就是一朵花的效應。
安徒生在一則故事裏說,光是生存著是不夠的,要活著,你必須有陽光和自由,以及一朵摯愛的小花。
那朵小花插在窗臺,也開在心裏,任何人見了花都要柔軟起來,柔軟的心才能看見自己,體會萬物。
唾手可得的美麗家風景,就只是插上一朵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