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葉紅於二月花

有一段時間我在台灣大力提倡找回「家庭文化價值」的運動,鼓勵大家挑選出電腦中精采、有主題、有意義的數位照片,並將它們沖洗出來,全家一起以手工製作有趣的相本。整個過程就像拍電影一樣。有人負責挑選照片(如選擇影片的角色),有人負責寫照片故事(如影片裏的劇本),有人負責相簿美工(就如影片的後製)。家庭的劇作、導演、編劇一次完成。精采的家庭故事內容,從老祖先到每一代的子孫,代代串聯的文化,絕對啟動我們塵封已久的舊時情感。特別在半百歲月裏,感歎自己即將走入「頭頂秋末白霜,身如殘冬之雪」的時刻。看看照片裏呈現的,咱們辛苦打造的家族文化,不也是為後代生命所立下的功勞嗎?
「遠上寒山石徑斜,白雲生處有人家;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這是唐朝詩人杜牧所寫的〈山行〉。我喜歡詩中隱喻的哲學。中國古詩、古詞,到了我們這個年齡讀起來特別有味兒。年輕時當它是文學,而此刻的意義,是叫人內心成長的「生活哲學」。我尤其喜歡「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這兩句。
「黃昏的時候,我停下車來,只為了喜歡傍晚時候的楓林;那薄霜過後的楓葉呀,比二月裏開的春花還要鮮紅照人」。杜牧描寫秋季寒山紅葉的可愛,雖然經過白霜的飄打,依然鮮豔動人。紅葉的色彩本就絢亮,因增添夕陽的映照,此景更富詩意更為迷人。
大地充滿禪機,誰說半百沒有好歲月?
出現霜的時序在於歲末,經歷寒霜摧殘的植物,應隨時不支倒地才是。為何在杜牧的筆下,霜葉仍然比春天的花朵耀眼?人生一旦經歷淬煉,年華自然老去,又怎能紅於二月花呢?以下是我的解釋:「春」歲月之始,代表年輕,年輕自然貌美。但風霜歲月的鏤刻,是生命成長的軌跡。在充滿生機的世界裏,每個人生的欣喜與無奈,早已累積成生命的智慧了。與其感歎歲月流逝,不如運用中年人的智慧,重新安排生活內涵。學習藝術欣賞,拿著相機各地走走,演化自己的足跡,將所有美好記錄下來。請計畫閱讀《論語》、《莊子》、《老子》等經典書籍,讓這些經典的內涵,來通達我們的生命觀念、來印證我們的經歷,更用來複習自己的生命。
在傳統擔子告一段落的時刻,維持身體一定的健康,持續運動是必要的;去圓滿年輕時候的夢想,繼續求知是需要的;然而聰明的人應該懂得,珍惜生命每一個階段所累積的智慧,讓靈性提升才是最重要的。
原來杜牧告訴我們,初春的年輕,美在容顏;而半百的歲月,卻魅在智慧。每個人應隨時把自己準備好,霜葉才能紅於二月花。(Tony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