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巒花間 慢步行

亂花漸欲迷人眼,淺草才能沒馬蹄。
—白居易

學音樂的我,不但愛寫文章也愛畫畫。常常喜歡在自己的筆記本裏寫字塗鴉。台灣有一年水氣很旺,住在老泉街的好友,忽然發現山間所有植物不僅甦醒,且綿延出許多新的生命。於是,屬於春的四月,一個漂亮的季節,只要是她的朋友,人人必有一盆紫蘇。因為需要文思之泉,便翻閱這本殘破老舊的記事本。
一個畫面驚奇地閃過,再小心翼翼倒著翻它。當時我精確地速寫掛在窗前的紫蘇葉片的正反兩面,還有如下的文字:
紫蘇,多麼好聽的名字。小時候這名稱,只是放在玻璃罐裏醃梅的葉片而已。把它掛在窗前與青山共存。我坐在它的底下抬頭仰望,有一種偷窺的不規矩。葉的背面,透著濃紫的褐色,又有些秋香綠的夾雜。葉脈的網絡,橫斜地表現它的節奏。如果它有人的性格特質,這規律交織的線條,意味著何種先天的氣質呢?看起來,這應是做事謹慎小心,求完美又有些趨避的個性。葉脈向葉的末梢衝出,似乎是要突破什麼似的,卻被葉緣一圈一圈的規律波浪,再度捲回葉內。

老泉街的紫蘇,什麼時候也像極了人生寫照。學會享受獨處的樂趣後,在工作之餘,常一個人帶著照相機或畫筆到山上。最近因為生活過於繁忙,心中一股焦躁,想要離開人群。就在一個秋末初冬,微寒的天氣裏,入山尋找寧靜。
氣候雖寒冷,一路上鄉間美景,像是白居易的詩所描述一般。在不同時空,不同的季節下,有著相同的詩境。我秋日來到了野外,花繁草綠的景致,到處洋溢著秋的氣息。路旁的大花咸豐草,又名鬼針草、恰查某,雜亂盛開。一片壯碩之亂,經過它們的時候,不論大衣、褲腳,都黏滿了種子。我不以為忤,耐心地剝開它們。這令我想起「心存美感無景不美,心懷詩意處處是詩」的詞句。
就在山下,我發現了台灣的「普羅旺斯」。獨自一人歡呼著跑進花叢裏,花中有起落的田埂,在高低不平的田埂上穿梭,我就像是在山形花間行走。
這一天,我快樂奔跑得像一個孩子,心是感恩的。
回家後,又在筆記本寫著「因抉擇而有片刻時光,屬於自己。今天的生命意義,在於山風與繁花」。誰說半百沒有好歲月?用最真實的語言,記錄自己的生活點滴,每一個點滴都是生命精彩的顏料。而打開心胸那一塊畫布,就能繪出心中的彩虹。丟棄生活中的許多矛盾,勇敢突破自己的懦弱。走出家中大門,想做的事就去做。回想一下,年輕的時候還有哪些夢,尚未圓呢?
別忘了,人生必須經過抉擇,才能擁有好時光。(王薔繪圖)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