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義書摘

以前三弟生病時,全靠仁愛國小師生的愛心,我們才能把弟弟送進醫院。這份恩情,幾十年來,我不曾有一時一刻忘懷,也期許自己有能力時加倍償還。四十年來,我日夜不休息地做生意,也就是希望早日有能力把愛心傳承下去,幫助其他需要的人。
在民國八十九年捐出新臺幣一百萬元給仁愛國小設立急難救助金後,翌年,我又捐出新臺幣四百五十萬元蓋圖書館。四年後,位於仁愛國小的「陳樹菊圖書館」落成,是臺東地區小學唯一的一幢三層樓圖書館,裏頭有超過一萬八千本藏書。圖書館落成那天,我看見這幢美麗的樓房,嘴巴在笑,眼淚卻有一點想要掉下來。
捐錢的事情,引起了一些記者的注意,報社記者把我寫了好大一篇,登在頭版。起初我怕這些記者來採訪,會耽誤到我做生意,因此不太願意。所以,有時他們打電話來,我說沒兩句就掛掉了。
有一天我正在揀菜,忽然一下子跑來了一大堆記者,拚命對著我照相,他們七嘴八舌,說我得到《富比士》的獎……我說:「你們一定搞錯了。我又沒去比賽,怎麼會得獎?何況,我連《富比士》是什麼都不知道。」經過大家的解釋,我才搞懂,原來《富比士》是一本外國的雜誌,每年都會選一些捐錢或做慈善的人。今年他們列的「年度亞洲慈善英雄榜」中,有四十八人入榜,我居然也名列其中。
過了一個多月,又是一群人衝到我攤子前,我嚇到了,不知道這次發生了什麼事。熟識的記者告訴我:「你得到《時代》雜誌的大獎。」我打斷他,問:「什麼是《時代》雜誌?」原來這也是一本外國雜誌,把我選到「最具影響力的百大人物排行榜」中。怎麼我又得獎了?我只是個小人物,又沒捐多少錢,為什麼他們要一直給我獎?
後來,我看報紙上刊載了李安導演幫我寫的介紹。他說我捐錢的事,還提到我說過的一句話:「錢,要給有需要的人才有用。」並用「簡單平凡的慷慨」來說我。
他至少說對了一點:我很平凡。
當初得知《時代》雜誌選我為「百大影響人物」時,我還不以為然。我只是一個小小菜販,能力有限,只不過將自己用不到的錢捐給需要的人而已。
但從美國領獎後回到臺灣,我聽到了很多令人高興的消息。由於媒體大幅報導,社會上的小額捐款一下增加不少。我真的沒有想到,我做的一點小事,好像真的開始「影響」了一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