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10問:郭英釗

郭英釗,美國加州UCLA建築碩士,與建築師張清華共同成立「九典聯合建築師事務所」,以永續、環保為理念,打造出一幢幢綠建築(Green Architecture)」,近年代表作為北投圖書館、花博新生三館。郭英釗透過建築,尋求人為開發與環境保育的平衡點,藉由建築與環境的對話,試圖找回人與自然之間的和諧。

九典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提供

是什麼原因讓你對綠建築產生興趣?你認為綠建築傳達出最重要的概念是什麼?
我很喜歡樹。我是個在臺南長大的孩子,當時市區開發程度較低,記得道路尚未擴建時,車站前面就是一整排的鳳凰木,至今我還記得那美麗的畫面。另外,在中山公園、臺南一中、成功大學、孔廟……也能看到一株株老樹。前幾年孔廟最大的一棵老榕樹枯死了,孔廟的氛圍也隨之改變了。我認為老樹是有靈氣的。老樹兀立在某個地方幾十年,甚至幾百年,它的根往下紮、枝椏向天空伸展,漸漸形成了自己的姿態,就像每個人有不同的人格一樣,同時也深深影響了它所處的環境。
自然界裏的生物怎麼蓋房子?所有動物築巢時,都會選擇身邊的材料,蓋出來的是最基本卻也最有效率的房子。人類本來也是這樣,只是近一、兩百年來工業快速發展,人們迷信科技,覺得技術無所不能,反而遺忘了那些最基本的建築原則。
人類開始農牧之後,幾乎擺脫了食物鏈的束縛,族群開始無限制地擴大。但無論社會再進步、經濟再富裕,人類都不可能獨活在世界上。我們依然需要乾淨的空氣、清潔的飲水,這全要仰賴完整的生態系。如果環境惡化到其他生物無法生存,人類也將步上滅絕的後塵。人類是地球上唯一有能力照顧其他物種的生物,確保野生動植物的棲地不至於消失,是我們的責任,也不得不如此,我想這也是綠建築最重要的概念之一。我認為綠建築不過是還原「建築原本的樣貌」。

請以事務所的建築作品為例,說明綠建築的概念。
一九九九年內政部頒訂了「綠建築標章」,列出七項指標,包括基地綠化、基地保水、水資源、日常節能、二氧化碳減量、廢棄物減量、污水垃圾改善;三年後增訂生物多樣性與室內環境兩項。大抵而言,以上幾點已經涵蓋了綠建築的範疇。
以北投圖書館、花博新生三館為例,除了引入自然光、自然通風,屋頂也都裝設了太陽能板,傾斜的設計便於蒐集雨水,而屋頂上的植栽除了能綠美化,也有隔熱的功用。但它們的最核心設計,還是在創造建築物和環境的關係。
北投圖書館、花博新生三館都使用了大量的木料,很多人以為砍樹就違背環保,其實未必。只是,我們必須注意木材從哪裏來?如果木材來自熱帶雨林,那麼就意味著天然森林與其生態系的消失,而且是永遠難以恢復的破壞;若木料來自永續管理的人造林,就另當別論了。這樣的人造林,是可再生資源,不像鐵或鋼,蘊藏量開採完就沒有了。因此北投圖書館、花博新生三館採用的,大多是來自美加地區,經永續林木認證(FSC)的木頭。

你曾說「不能把綠建築當成贖罪券」,為什麼這麼說?
現在「環保」好像已經變成一個口號,一張保護傘。市面上有那麼多打著「環保」名義的產品或是建案,是真環保還是假環保?其實很耐人尋味。這種現象反映出正反兩面的意義:第一,消費者愈來愈有環保意識;第二,顯然消費者的判斷力還不夠。
有些大公司併購有口碑的環保小公司來「漂綠」自己,有些建商一面弄幾面太陽能板、一點雨水回收意思意思,一面大肆開發,其實「造的業抵不過消的業」。我說「不能把綠建築當成贖罪券」,指的就是這樣的現象。

花博曾引發不少爭議,你也曾親上火線面對質疑,你是用什麼樣的心情面對風波?
我是一個比較樂觀的人,面對他人的質疑,心裏其實沒有太多不快。況且,類似的狀況在我的執業生涯中,是必定會反覆遭遇的。我認為「問題不會自己消失」,最好的處理方式,就是不要迴避問題,直截了當地面對它,並誠懇地解釋。其實這次事件讓我有更多機會,去向社會大眾說明綠建築或永續生態的概念,算是意想不到的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