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鵝

我的心一動,立刻扔下書,衝向樓梯口。我還沒有走到那兒,就看見一團白影子撲向樓上來。我吃了一驚,再看,那一大團白影子已經濃縮成一隻挺拔的白鵝。這麼漂亮的白鵝,就是我們家那隻「醜小鴨」變成的嗎?
這隻白鵝,渾身雪白,有一個結實有力的脖子。牠的小腦袋上,藍眼睛炯炯發光,黃嘴堅硬像銅器。牠胸部發達像一個游泳健將。稍稍遜色的部位是腳,邁起步來顯得笨拙,軟弱,遲緩。這使我想起愛鵝的王羲之先生。如果我猜得不錯,他喜歡的一定是鵝脖子矯健靈巧的動作。如果他欣賞的是鵝的腳,那麼他的書藝一定會受到一些不良的影響。
小弟跟在大白鵝背後,也衝上樓來了。我問他:「這是我們家的鵝嗎?」
小弟很疑惑地說:「是啊。」
我很感慨地說:「沒想到這隻鵝已經會自己上樓了。」
「也會自己下樓,」小弟說。
「滾下去的?」我難免想起大白鵝軟弱的腿。
「不,」小弟說。
他伸開雙臂,作了一個撲翅的姿勢。
我懂了。大白鵝有一對有力的翅膀,難怪牠上樓的時候會那樣聲勢浩大。我相信,牠下樓的時候,一定也會運用那一對白色的大翅膀。牠是飛身上樓,飛身下樓。
從那一天起,我對大白鵝另眼看待,對牠懷著敬意,而且心中有以牠為榮的感覺。「這是一隻很體面的鵝,」我告訴我自己。
可是,還有一件事情我最想知道。那就是,小弟和大白鵝每天下午在大池塘邊做些什麼。想去看看的慾望太強烈了,所以第二天下午我不顧一切的推掉了所有的談話,所有的不屬於我的責任,一放學就匆匆忙忙地趕到大池塘邊去了。
我看見小弟坐在池塘邊的草地上,很自在地看著天空的白雲出神。他的身邊並沒有那隻大白鵝。
我在小弟身邊坐下。「大白鵝呢?」我問。
小弟用他手中的竹子向池塘中一指。我看見池塘中有十幾隻鵝在那裏游水。
我說:「你認得出我們的大白鵝嗎?」
「認得,」小弟說,「就是脖子挺得很直的那一隻。」
我也認出來了。牠真是鵝群裏最出色的一隻。在斜陽下,牠的羽毛是最白的,牠的體態是最挺拔的,還有牠的泳姿,也是鵝群中最美的。我和小弟靜靜坐在草地上看那隻鵝,一直看到夕陽西下。
小弟站了起來,搖動手中的細竹子,用嘹亮的童音高呼:「大白鵝回家。」
鵝群有點兒混亂,幾集鵝紛紛向兩邊跑開。我們的大白鵝自在地游到淺灘,搖搖擺擺地走上岸來。牠並不停留,似乎是認得路,信心十足地順著回家的路走去。小弟跟著牠,我跟著小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