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10問:應曉薇

應曉薇,臺灣資深女演員、現任臺北市議員,多倫多喬治布朗大學管理系畢業、溫哥華生命科學研究所碩士。在演藝事業如日中天之時,應曉薇宣布退出演藝圈,投身公益領域,曾經擔任沈春池文教基金會祕書長,並創立華夏希望關懷協會,致力於兩岸慈善活動。應曉薇亦長年擔任監獄志工,17年來回覆受刑人的親筆信超過12萬封,有「監獄天使」的稱號,於2010年起轉戰政壇。

應曉薇提供

你從小的夢想是什麼?成為演員在你的人生規畫之中嗎?
小時候我的身體不好,媽媽帶著我四處就醫,也常領著我到廟裏拜拜,被建議多「做功德」。所以,從小母親就時常帶著我進出孤兒院。當年的孤兒院設備簡陋、環境髒亂,讓我深感震撼。記得第一次到孤兒院時,母親帶了幾件衛生衣要送給院童,但數量卻不夠,有幾個孩子沒有拿到。直到現在,我仍忘不了那些孩子失望的表情。當時我年紀雖小,卻立志長大後要成為慈善家,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成為演員其實是陰錯陽差。我就讀國立藝專舞蹈科時,有一天老師說某齣戲在找女主角,沒想到我竟雀屏中選,從此開始了演藝之路。

是什麼原因讓你在演藝事業如日中天時急流勇退,投身公益?
坦白說,我的演藝之路雖然還算順遂,但我卻不覺得快樂。因為我對演戲其實沒有那麼大的熱誠和興趣,這份工作一度讓我感到痛苦,不知道自己不停地演戲究竟是為了什麼。
後來我暫停演藝事業,到國外讀書,除了希望繼續學習,也想趁機沈澱自己。在加拿大,我取得生命科學研究所碩士,對生命產生了更深刻的體悟,決定回臺灣發揮所學,回饋社會。返臺後,在因緣際會下,我受到「沈春池文教基金會」創辦人的感召,進入基金會服務,便立刻宣布退出演藝圈,專心投入公益領域,爾後也成立「華夏希望關懷協會」。
事隔多年後,當我回顧自己的演藝經歷,心中不再埋怨,反而充滿了感激。擔任演員,讓我充沛了人脈,同時也在社會建立了一定的知名度,對於推動公益有莫大的助益。

你為什麼格外關懷受刑人與更生人?
我長年在世界展望會資助兒童,十七年前我資助了一個孩子,得知他的父親在澎湖監獄服刑,因此興起去探望他的念頭。後來,我開始到監獄演講,同時也與受刑人通信。
就我的觀察,監獄中十惡不赦的壞蛋其實為數甚少,多數人犯罪是因為一時失去了判斷力,或是因為家境貧窮。或許可以這麼說:多年的社會歷練,讓我深刻感受到「關在監獄裏的,未必都是壞人;沒被關進監獄的,也並非全都是好人。」因此我從不用有色眼鏡看待受刑人。
在監獄裏,我看到很多受刑人身無分文,也從來沒有家人來探望。這種「什麼都沒有」的人,怎麼可能覺得人間有愛,出獄後又該怎麼站起來?我不敢說自己替受刑人做了多少,但我至少希望能讓他們感受到自己並不孤單,還是有人願意關心他們,陪著他們一起找到人生的方向。這就是為什麼輔導受刑人以來,我寫了超過十二萬封親筆信,即使寫到骨膜發炎,被醫師警告不能再拿筆,我卻還是不願意停筆。因為我認為,只要信中的一句話可以帶給受刑人鼓勵和溫暖,再辛苦也值得。
除了關懷受刑人,我也關心受刑人的家屬,尤其是孩子。社會上有很多「犯罪家庭」,父親犯罪,孩子長大後也容易犯罪。如果能及時給與這些孩子關懷和幫助,使他們回到正途,就可以打破惡性循環,讓孩子了解自己的人生其實也能有不同的選項。

投身公益多年,你認為臺灣弱勢族群面臨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