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蛋糕

媽媽的廚藝向來不佳,每日端上桌的三餐總是帶給你烹飪實習似的「意外驚奇」。她只會做肉排佐豌豆,難得興致一來做一次米布丁,卻總是被溫度高低不穩定的爐子和過分挑剔的小兒子全盤否定。她認為做菜是一種煎熬,但願能把烹飪連同清洗、熨燙、除塵等家事,統統交給「會做這種事」的普爾太太。
每年一次,我們會做各色聖誕布丁與蛋糕,但這些布丁與蛋糕都不是用愛或喜悅做出來的。媽媽是不得已才做它們。她會歎口氣說:「我想我還是來做蛋糕吧。」我家的食物攪拌器,是一臺古老笨重的「肯伍德」牌電動攪拌機,穴居在廚房工作臺的一個祕密基地內。我的父親在一次「自己動手做」的偶發靈感啟發下,在這臺攪拌機底下安裝了一個強力工業用彈簧,當你掀開工作臺的蓋子時,這臺攪拌機就會從底下緩緩升上來,彷彿一具屍體從棺木內猛然出現一樣。母親對這個玩意兒有點難以消受。
她始終沒能掌握到使用這臺攪拌機的竅門。此刻那個畫面依然歷歷在目:她手忙腳亂試圖控制那臺任性的攪拌機,蛋糕材料不斷從容器內往四面八方噴出來,那種混亂的場面就和《我愛露西》漫畫一樣。蛋糕的食譜用綠色的圓珠筆寫在一張藍色的便條紙上,妥善折成四分之一,夾在食譜內,整年存放在攪拌機的容器裏。這個體型笨重但構思巧妙的攪拌機工作臺很不容易清理,裏面不但積了厚厚一層麵粉與糖霜,還住著許多小小的黑色麵粉象鼻蟲。我是唯一能看到牠們到處亂竄的人。但是我想,如果是做聖誕布丁,你會摻入許多黑色的葡萄乾與醋栗,其間又得經過數小時的烹煮,因此就算吃到象鼻蟲也沒關係,然而這是聖誕蛋糕。
所有的廚師都知道,把食材攪拌成糊之前必須先把蛋糕模塗上奶油,一個一個排列好。我的母親卻總是在她放最後一匙白蘭地在麵糊內之前才想起這件事,這時她會花上半個鐘頭去找蛋糕模,總算在某個抽屜內找到後,又發現它們不但生鏽,而且沾著許多絨毛。接著她又手忙腳亂地找出棕色的烘焙紙、剪刀和繩子。但無論她多麼痛恨烤蛋糕,我們倆仍舊喜歡聽生麵糊倒進蛋糕模的聲音。「噓,聽麵糊的聲音,」她會說。於是我們倆會靜聽混合著水果、奶油和糖的生麵糊「噗」一聲緩緩落入鋪上烘焙紙的蛋糕模的聲音。這時的廚房會比往常更溫暖,母親臉上也會散發出「我剛剛烤了一個蛋糕」的光芒。「喔,打開留聲機好嗎,親愛的?放點聖誕歌曲來聽。」把蛋糕放進「雅家爐」的上層烤架時,她會這樣說。但不管有沒有聖誕歌曲,烤出來的蛋糕總是從中央塌陷,那個尷尬的空洞有時可容下一個拳頭,最後不得不用杏仁蛋白軟糖把它填滿。
暫且不提芳香的蠟燭與現煮的咖啡,每個家庭都應該有烘焙聖誕蛋糕的香味,以及掛在「雅家爐」門上毛巾架剛熨平的溫暖的茶巾。可惜我們的芬妮姑媽與我們同住。她的尿失禁的毛病削弱了咖哩雞的香味,更別提烘焙蛋糕的香氣。無論做多少餡餅,或爐柵內燃燒多少松木,或母親以橘皮與丁香做了多少香囊,空氣中總是帶有一絲絲芬妮姑媽的尿騷味。
溫暖香甜的水果、烤爐內的蛋糕、松木燃燒的煙、剛熨過的茶巾、蜷縮在「雅家爐」畔的獵犬、餡餅、母親的「4711」古龍水,原產於德國科隆,全世界第一瓶古龍水。這些都是每個小孩應該聞到的聖誕記憶。我也不例外。可惜家裏的空氣中總帶著一點阿摩尼亞的味道。
蛋糕能維繫家庭的感情,我真的相信這一點,只要家裏有蛋糕,我的父親就完全判若兩人。他會變得更和藹可親,成為我想去擁抱而不是退避三舍的那種人。如果他手上有一盤蛋糕,我知道就算我爬到他膝蓋上坐也無妨。母親端出蛋糕放在餐桌上會讓我有天下太平的感覺,一切都平安無事,安全、穩固、不可動搖。就算她的左手無時無刻抓著一個「喘樂寧」吸入器也一樣,任何事都不能動搖;即使她和父親出去散步,兩人走在我的前方,用急促的語氣相互交談,然後父親淚眼汪汪地回家也一樣。
我八歲那一年,母親一年一次為家裏的聖誕蛋糕抹上糖霜的任務移交到我手上。「我受夠了這種無聊的事,親愛的,你現在長大了,可以做這件事了。」她現在常常動不動就要坐下來。我的技術和她不相上下,但至少我不會在桌上、地板上、狗身上掉滿糖霜。老實說,她卸除這個任務不免讓人鬆一口氣。我遵循史雷特家的風格,用刀面把糖霜抹成一座山和一條紅色的綬帶。我這樣做並非故意找碴。母親把糖霜做成波浪狀的效果,為的只是掩飾她用杏仁蛋白軟糖填滿蛋糕的技術太差,看起來活像一張沒鋪的床,到處是凌亂的皺褶與隆起,有幾個地方甚至還露出一點杏桃果醬。
我知道我能夠把蛋糕的糖霜抹平使它更臻於完美,但這樣做會傷害母親的感情,所以,就由著它不平整吧。另外我們會在蛋糕上擺上一個有缺角的聖誕老人,再把去年剩下的一塊凹凸不平的杏仁蛋白軟糖放在聖誕老人的腳下,另外再插上那棵樹頂有白色糖霜、毛扎扎沾滿灰塵的聖誕樹,就這樣完成了一個聖誕蛋糕。至於那隻毛茸茸的黃色復活節小雞我則拒絕接受。
為家人烤蛋糕,攪拌莓果乾、醋栗、葡萄乾、添加橘皮與白蘭地、紅糖、奶油、蛋,與麵粉,對我而言象徵一個母親對她的丈夫與孩子的愛,可惜在我們家,它被縮小成「不得不做」的一件事,好比打掃廁所或擦鞋。我的母親不懂得要在糖裏面加一點甘油才能使糖霜軟一點,因此她烤出來的與石頭一般硬的蛋糕往往成為聖誕節的笑柄。我的父親有一次甚至還從工具間取出榔頭與鑽子來對付。這個可憐的黃色蛋糕就這樣一直端坐到二月底,狗狗經過時偶爾舔一下,直到最後被扔到草地上供鳥兒啄食,大夥兒才鬆一口氣。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