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女性勇敢對抗病魔的故事

在加護病房裏,三位神經外科醫師表情嚴肅地坐在我的病床邊。
「我們認為你中風了,」其中一個醫師說,「可是,我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能康復,或是會不會康復。」
一開始,我只覺得不可置信。這本來只是例行手術,可是,我醒來時卻半身癱瘓。我才四十三歲,有兩個小孩,身為醫療作家的事業非常忙碌。
「我的人生毀了,」我記得自己這樣對丈夫說。
不過,我不會這麼輕易地接受醫師的話,我要相信自己的直覺,努力康復。
在這一段旅程中,我認識了其他健康遭逢絕境的女性,也找到自己向前的路。以下是我們的故事:
‧「我用健康飲食法,取代每天四十四顆藥丸。」

愛瑞卡的故事
十五年前的某一天,我的第一個孩子還在蹣跚地學走路,我因為疼痛倒在客廳地板上,口吐黑色的血。幸運的是,一位朋友剛好來訪,叫了救護車,否則,據醫師的說法,我可能出血而死。我患有克隆氏症,這是一種腸胃方面的免疫系統失調的疾病,可能潛伏多年,突然發病造成疼痛、腹瀉、出血,以及可能致命的腸胃道傷害。
昏倒之前,我的症狀只是不舒服,還可以忍受。那天,一切都改變了。我在醫院住了三個星期,出院後每天要吃四十四顆藥,包括高單位的類固醇,其中一項副作用是類固醇肌病變,造成非常嚴重的關節痛,我只能用爬的,或是一拐一拐地走路。
突然之間,我什麼都不能做,甚至沒辦法帶女兒去公園。我很想再生小孩,但每個婦產科醫師都說不可能。
然後,我想通了。我一向對醫師很恭敬,事實上,很久以前,醫師說我所感覺的疼痛只是想像出來的,我也接受了(我的診斷延誤了十三年)。
如今,我不想再害怕醫師了。我找了一家教學醫院,找到世界著名的克隆氏症專家,告訴他自己不想再服用類固醇。他支持我的想法,開了比較輕的藥,減少副作用;同時,我改變飲食,也接受針灸治療、靜坐,學習深呼吸的技巧。身體逐漸強健起來後,我努力找了一位願意幫我接生小孩的婦產科醫師。
現在,我和先生有四個小孩,從兩歲到十七歲。我已經沒有生病的症狀,也不用吃藥了。我成了作家,好幾本小說都是關於四十幾歲的女性勇敢面對疾病、追求健康的挑戰。目前,我的生活就是沒有時間生病。
‧「我選擇針灸和運動,而不是輪椅。」

羅安的故事
「很遺憾你中風了,不過,你的心臟沒有問題。」心臟瓣膜手術的幾天後,我的心臟科醫師只說了這句話。
我患有馬凡氏症,這是一種結締組織病變,可能導致心臟瓣膜異常、動脈擴張,甚至突然死亡。一九九五年的一場例行手術後,我的一小塊心臟組織剝離,沿著血管進到腦部。醒來的時候,我無法移動左手和左腿。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