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慈大悲在小學生心中

有一封信如此寫著:「給日本災民:我們常說只要心中有愛,天堂就在我們心中。今天不管接受任何信仰,耶穌的博愛、佛陀的慈悲,都在讓我們學會普世價值與生存智慧。我們要禱祝遙遠的東洋災民,儘早脫離自然勒束的災痛,恢復井然的生活秩序,與外界再敘溫馨友誼。」
這封充滿大慈大悲的短信,是臺中市北屯區松竹國小六年級生宋學童寫給東日本遭受三一一災難的小學生的。日本的東北地方在二○一一年三月十一日遭受地震、海嘯、核爆等三種連續發生的襲擊,導致家毀人亡、面目全非的慘狀。
設在臺中市的「五美文教基金會」,馬上在其賴家祖籍地區的北屯,舉辦慰問信的作文競賽,由該地區內的松竹國小、北屯國小、文昌國小、文心國小等四校四、五、六年級生全體學童參加,人人寫信致慰日本東北三縣災區的小學生。
四所國小的學童踴躍地寫信,松竹國小的六年級學童寫著:「感謝福島五十壯士,保護了核電廠的一號機到六號機……如果沒有你們的幫忙,可能是全球性的核災。謝謝你們英勇的表現。」還有小學童寫著:「希望一把牙齒拔下來,新的就長出來。把地震縫起來,有縫痕的地方,長出花來。」另有小學童寫著:「這次地震讓我知道生命的可貴,及大自然反撲的可怕。聖嚴法師曾經說過:『受苦受難的是大菩薩,救苦救難的是菩薩。』讓我們一起為日本祈福吧。」
而北屯國小的小學童則寫著:「斷折手骨,反而更堅強,災害使你們失去親友和家園,但它無法奪去你們的信心,願望你們能夠乘著希望,堅強地走下去。」另一位北屯國小生寫著:「你們展現出來的勇氣與紀律,讓我欽佩不已。櫻花,總是在綠葉落盡後才綻放出燦爛的花朵。祝福你們像櫻花一樣浴火重生,迎向嶄新的人生。」
文昌國小的小學童,如此致慰日本小學生:「當我們仰望著你們的國旗,不也是在空無一物下,只有一個太陽在照耀著一切萬物,開創未來?讓我們一起度過悲傷、一起走出傷痛,再造另一次的奇蹟。」文昌小學童寫著:「透過螢光幕看到一幕幕令人心疼的災難畫面,也看到你們流離失所,喪失親人的悲痛,更看到你們冷靜、堅強的民族性。看到你們的國旗。紅色的太陽代表著希望,希望你們就像櫻花一般,再度綻放美麗的慈愛與關懷。」
至於四所國小中的文心小學童,則寫著:「你們面對災害時冷靜的態度和堅毅的神情,以及事事守秩序的表現,更使我感動到熱淚盈眶,讓我明白了世界一家的道理。唯有地球村民互相扶持,攜手並進……」另一位文昌小學童則寫出:「天災無情,人間有災。楊柳枯了,有再青的時候;桃花謝了,有再開的時候。衷心盼望著你們的家園重建,能早日回學校上課。」
臺中市北屯區四所國小的小學童以短信方式表達出其大慈大悲的心情。這些百字短信共有一百七十篇,各得金銀銅筆獎等之獎勳。五美文教基金會已和臺北市北區扶輪社合作,將小學童百字短信擇其文情並茂、關懷備至者譯成日文,編成三萬本小冊,透過臺灣與日本皆有之國際扶輪親善會寄至日本災區三縣分發。
就在寄出臺中市北屯區四所國小的小學童百字短信後不久,筆者在日本報紙《讀賣新聞》上看到一則出版廣告,廣告內有一本名為《津波》者(編按:「津波」即日文的「海嘯」),副標題寫著「受災地區八十位小學生作文集」。心中驚動,天下何奇有怪,竟有發想創意相同者。趕緊去紀伊國書店一探,無現貨,乃訂貨。十天後該本由文藝春秋社臨時增刊之文集已在手中。雖不致廢寢忘食,卻也整天心迷在日本受災小學生所寫的恐怖體驗記裏。
該災區小學生文集是由一位記者所蒐集的。該記者名為森健。他在採訪東日本三災災情時走遍三縣的福島、宮城、岩手縣的避難所及臨時住宅。所到之處,慘不忍睹,心想如何將此悽慘、恐怖景象傳播出去。終於想到其最佳方法,透過「兒童的眼睛」現場真實傳播,乃在獲得小學生及其家長同意下,由彼等以作文方式寫出當時面臨情景。是小學生的受災恐怖、悽慘之體驗記錄或回憶感想。這與臺灣小學童的短信是不同立場,不同心情的日本小學生的作文。
日本記者森健在公開徵求作文撰寫時,受到小學生、中學生等的熱烈反應。結果共蒐集了八十篇作文。
從該八十篇文集,挑選了幾則小學生所寫作文以分享讀者,至於中學生之體驗作文唯有割愛。請來看看日本小學生眼中的東日本三災之恐怖、悽慘。

在名取市?上小學的小六生,寫著津波爬上追到二樓教室:
三月十一日地震發生之時,正離開教室而打掃校庭(編按:「校庭」即日文的「校園」)。人人高喊:「地震!」與其同時一陣強震發生,我趕緊返回教室。在教室裏與同學手牽手忍耐著陣陣而來的地震,教室裏的東西隨之東倒西毀。跟著地震而來的是津波警報。從外邊跑進來的人尖叫著:「津波來了!」我跑向屋頂避難。說時遲那時快,汽車、瓦礫隨著津波而來,人也漂浮在水波上,心中滿感悲傷,又恐怖。津波最終漲到二樓教室。遙望海面,儘是火海多片,且在擴大其面積。餘震不斷發生,加上雪也下降,在冰凍寒冷天氣中,望著津波退潮。然後津波不再後退,才在三樓過了一晚。夜晚非常寒冷,無法入眠。只要望著火海方向而與同學談好像在做夢。這是真實世界嗎?對我而言,這一天將是我一生不會忘記的。
我的家已被流失而不見。寶貴物品也被沖走。真是悲傷,我出生、成長的?上竟如此面目全非。時刻想著津波竟是這般恐怖。在一個月後的今天,行蹤不明者還有許多。我的同學、前輩也有死亡,與行蹤不明者眾多。我的家族全數得救。常常想著以這個得救的生命今後要加油來生存,也希望?上會早日恢復舊觀。」
女川町的四年級小學生,如此記錄了他的三月十一日當天:
那天,我在學校。知道地震就趕緊往校庭跑去。聽到津波的吼聲時,人人跑向山上避難。在山上避難的人均得救,只是我的阿嬤行蹤不明,實讓人掛心。尚有很多人遇難而死,也有眾多人行蹤不明,希望能早日尋獲彼等。女川真是慘不忍睹。圍牆上面放著家屋,而在家屋屋頂上又疊著汽車。人們已沒家屋可歸,只好在體育館避難。我現在與哥哥、伯母、表弟等四人住在釜石小學體育館裏,我和哥哥已轉校了,在避難地已有了朋友。我現在在釜石小學有很多同學。在女川第二小學時也曾有很多同學,每天快樂地遊玩著。我已漸漸習慣了釜石小學。有伯母在,真好。在避難所過日子也漸漸能適應。希望人人能勇敢向前走。
在陸前高田市的小五生寫了〈失掉的與得到的〉一文:
平成二十三年三月十一日午後二時四十六分,上完第五節課後不久突然地震來襲。人人在老師指示下躲進課桌下方。是很大、很長的地震,兩手抓著桌腳卻壓不住桌腳的移動。搖晃停止後,即刻跑到校庭集合。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