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10問邱淑容

邱淑容,人稱「超跑媽媽」。她35歲才開始跑步,卻屢屢刷新國內外比賽紀錄,譽為「亞洲最會跑的女人」。2008年邱淑容參加為期18天的「穿越法國(Transe Gaule)」超馬賽,卻因傷口引發敗血症而昏迷、截肢。但邱淑容不但站了起來,還騎著自行車重返體育界,並擔任公益代言人。接受講義採訪時,邱淑容的樂觀
、幽默讓我們印象深刻,她希望以自己的故事鼓舞所有身障朋友,以超馬精神勇敢面對人生。

你在什麼機緣下發現自己的運動天分?
會開始跑馬拉松,其實在我的意料之外。我從不特別喜歡運動,過去更沒有運動習慣。大約在一九九四年,我任職的中鋼公司要派代表參加經濟部運動會,公司非得派出五個女生。同事們想起我姐姐是奧運國手,便說:「姐姐會跑,妹妹應該也會跑啊。」就拱我出馬了。
我想,既然要比賽,就要做足準備,便請學體育的先生訓練我,每天一早起來練跑。起初我最多只能跑十五分鐘,也跑不過兩公里,但愈練習愈進步。運動會結束後,我不捨放棄好不容易培養的運動習慣,便不斷地跑下去,也抱著嘗試的心態參加比賽,不料一舉拿下名次,對我而言是很大的鼓舞,從此踏上跑步的「不歸路」。

跑步對你而言,最大的樂趣是什麼?
我本來是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圈除了家庭,就是辦公室。因為跑步,我認識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比賽時和夥伴天南地北地聊天,讓我的人生更加豐富;隨著比賽南征北討,不但跑遍臺灣各地,還因此去了很多國家,開拓了我的視野;參加比賽拿下名次、打破紀錄,都增添了我的自信。此外,我認為對女性而言,跑步實在好處多多,唯有運動量充足,才能放心地享受美食,又不怕身材走樣。

過去,你被封為亞洲最會跑的女人,二○○八年在法國超馬賽程中,卻因為受傷引發敗血症,導致腿部截肢。你怎麼看待這件人生中的意外?
二○○八年的法國超馬賽,我跑到腳底起水泡,但為期十八天的賽程只剩一天,不跑完實在可惜,便咬牙硬撐,沒想到竟引發敗血症,在醫院昏迷了幾十天。醒來時,我發現自己的右腳被截掉了,左腳掌前三分之一也被切除。後來我才知道,醫師兩度對我發出病危通知,從臺灣搭飛機趕來的女兒本來是來見我最後一面的,甚至還帶了入殮時需要的壽衣壽鞋。
截肢一度讓我非常沮喪,不知道未來該如何是好。但我又想,遇到這樣的事,家人已經很不好過了,如果我再愁眉苦臉,他們只會更難過,相反地,如果我笑,他們也會跟著笑。我要求自己,至少要能自理生活,不能成為家人的負擔;我也告訴自己:「也許我不必一輩子癱在床上,我也可以走出去呀。」所以我努力地復健,練習使用義肢,一開始真的很辛苦,好像小孩子開始學走路一樣,但學會之後行動不再受限,日子如往常,甚至常忘了自己是身障者呢。

你曾說過「可以勉強,但不要逞強」,可否分享你的體悟?
「勉強」等於堅持,就好像我們練習跑步,一定有停滯無法進步的時候,這時候就要勉強自己,再努力一下,才可以突破難關;「逞強」,則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我自己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明明腳傷到走路都走不穩,卻執意要跑,最後才會發生意外。「可以勉強,但不要逞強」這句話,不僅適用於體壇,更適用於每個人的生活。遇到生命中的難題時,要學會傾聽自己的聲音,了解自己究竟「應該勉強」,還是「不要逞強」,然後做出最明智的決定。

一路上,家人是你最堅強的支柱,你認為「愛」的力量有多大?
無論是我住院時,或是我截肢後,家人始終不在我面前露出難過、頹喪的模樣,我們甚至會拿我肢障的事來開玩笑。家人的堅強樂觀,是給我最好的禮物。
同時我也深刻地感受到朋友、跑友、公司長官與同事對我的愛。很多朋友鼓勵我、關心我,國外的馬拉松選手也三不五時透過電子郵件詢問我的近況;每天我進到公司,就發現同事已默默地幫我擦了桌子、洗了茶杯,還幫我泡上一杯熱呼呼的茶……這些體貼,我都點滴在心頭,深刻體認到:愛的力量實在太大,它是天地間最偉大的東西,是宇宙中最強大的力量。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