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義英雄

講義每月選出一位講義英雄
他們默默為自己的理念奮鬥,創造出臺灣的幸福

王建立、李秀鳳推展數位有聲書,讓視障朋友聽到希望
他們想讓大家知道:失去視力,不等於失去能力

王建立雙眼全盲,在搭乘捷運、高鐵時,偶爾會有陌生人熱心地上前關懷,或許與他閒聊幾句,最後問他:「請問你按摩一節收多少錢?」這樣的問題除了讓王建立莞爾,卻也點出一個嚴肅的問題─為什麼社會大眾對盲胞竟有如此根深柢固的刻板印象?難道按摩是盲人朋友唯一能從事的工作嗎?事實上,王建立是國內少有的核能專家,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拿到核子工程博士,目前任職於國家高速網路與計算中心,同時也是「臺灣數位有聲書推展學會」理事長。
講義採訪的當天,王建立博士先介紹並示範學會致力推廣的「DAISY格式數位有聲書」。DAISY是Digital Accessible Information System的縮寫。在過去,盲人只能利用傳統錄音帶聽讀,卻有資訊稀少與蒐集不易等問題。隨著科技的進步,歐美國家的有聲書圖書館成立了「DAISY Consortium」聯盟,以非營利方式,推動有聲書數位化製作技術的研發與應用,再搭配報讀軟體,視障朋友不須花費額外費用,就能和明眼人一樣享有「閱讀權」,也能瀏覽網頁,或使用Facebook等社群網站。
王建立是位中途失明者,從學生時代起,眼睛就出現視網膜病變,眼疾斷斷續續復發。一九九九年,王建立完全失明了。他一度陷入恐慌,夜夜失眠,不知道妻小該怎麼辦?貸款又該怎麼辦?睡不著的夜晚,王建立開始聽有聲書,漸漸聽出興趣,書中勵志的內容,也安撫了他內心的不安。王建立開始調整自己的心態,同時也積極接受訓練,用最短的時間適應全盲生活。只是,儘管有長達十五年的核廢料與能源工程經驗,王建立求職時卻處處碰壁,「沒有一個雇主相信盲人能工作。」王建立嘗試投履歷時刻意不提自己是個盲人,果然接到面試通知,但到了面試現場,「主管卻突然沒空。」足足找了一整年,工作卻始終沒有著落,直到二○○二年「第一屆華人視障資訊研討會」上,王建立遇見高速網路與計算中心主任機要祕書洪明勳,引薦他成為首位全盲研究員,同時也邀請他參與臺灣數位有聲書推展學會的籌備工作。「我有幸遇到貴人,可是其他的盲人,未必如此幸運,」王建立說。這也是為什麼,協會成立後,除了推動「DAISY格式數位有聲書」外,他也投入盲人職訓領域,並致力於服務中途失明者。
學會的另一位靈魂人物─李秀鳳祕書長,被王建立形容為「學會的眼睛」。她從小就展現出熱心公益的性格,學生時代起,她就時常到老人院服務,累積了許多第一線的服務經驗,「我很享受與老人相處的時光,樂在其中,」李秀鳳說。成年後,李秀鳳進入大型律師事務所任職,四十三歲那年,她決定放棄人人稱羨的工作,轉而投入公益領域,「因為我知道,『服務』才是我最想做的事,」李秀鳳說,「當然薪水有很大的落差,但我始終認為『錢夠用就好』。有限的生命除了拿來賺錢,還有太多需要做、值得做的事。」她先進入老人院工作,接著轉而幫助受家暴婦女,最後在因緣際會下進入臺灣數位有聲書推展學會。一則則視障朋友的故事,讓李秀鳳一次次地受到震撼。有一次,學會接到一個年輕女孩的電話,她八歲就失去了視力,因而變得自卑、封閉,足不出戶長達二十多年,「連鄰居都不知道隔壁住著一位視障者。」在學會的幫助下,女孩學會了使用電腦、上網、聽有聲書,「世界變得截然不同,讓她忍不住說『真後悔沒早點走出來』。」李秀鳳也指出,目前臺灣對中途失明者的輔導極為欠缺,其實應該讓這些朋友在完全失明前就開始接受重建訓練,以「失明不等於失業」、留在原職場為目標。以美國為例,潛在中途失明者能及早經過轉介,進入重建中心,透過輔具,學習在失去視力的情況下繼續原本的工作,甚至能透過木工、焊接、縫紉等課程建立自信。
在學會多年的努力下,至今已培養出多位視障網頁設計師,也有法律系畢業的視障朋友進入律師事務所工作,對於潛在中途失明者的服務、支持團體的推動,也正在全方位進行。「我們想讓社會大眾、視障朋友和他們的家屬知道:『失去視力』絕不等於『失去能力』,」李秀鳳說。王建立則補充:「分享我的自身經歷,不過是舉手之勞。我最大的盼望,就是視障朋友能『一個帶一個』,把希望傳下去。」 (黃瀚瑩採訪)

講義從六月號開始,與「臺灣數位有聲書推展學會」合作有聲書檔案上載,期盼為視障朋友開闢一條更寬廣的閱聽道路。若你本身為視障朋友,或你身邊有視障親友,也歡迎與「臺灣數位有聲書推展學會」聯繫,電話:(02)23894915

請為幸福下個定義
王:那就是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工作,對人群有所貢獻,讓社會變得更好。
李:幸福就是能夠清楚自己想做的事究竟是什麼,勇於嘗試,樂在其中。
請說出你最景仰的人
王:洪蘭教授是我的偶像,她關心弱勢,寫書、演講,替社會建立最好的榜樣。
李:翁山蘇姬為了國家奉獻出自己的人生,即使入獄、被軟禁也在所不惜,是我最景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