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賢言總思追之

無論聽話語或讀史冊,很多內容都給了吾等深刻的悟覺

我只是收款、送款而已,有何德何功領這種感謝狀?」臺方與日方於六月一日在日本京都舉辦的日臺扶輪親善會議上,其中一個項目是要致贈感謝狀給臺方的扶輪領導者。其中之一的理事長林士珍卻如此說。
當二○一一年三月日本東邊發生災害─地震、海嘯、核爆時,臺灣的人民即時施與金援、物援、人援、聲援……等,光是臺灣扶輪人就捐了二十億日圓(約新臺幣七億三千萬元)之多,使日本扶輪人感動於心,連連道謝。日方為要感謝臺方,擇定在雙方親善會議席上致贈感謝狀給臺方七位地區總監、紅十字臺中支會理事長以及臺方親善會理事長。
臺日扶輪親善會四年來在理事長林士珍領導下,一步一步增加會員、推動交流,腳踏實地前進,建立起「免除互贈禮品」的你我關係。理事長林士珍做事踏實,做人謙虛,並不以發動全臺扶輪人一萬二千人慷慨捐款救災之豐碩成果來居功,反而將功成歸給臺方扶輪人。
林理事長說:「我剛好是居於其位,得有舉手之勞的機會。」聽彼之言,心感虛懷若谷之何等偉大,而有應追在其後學習之心志。
雙方親善會議,除了報告近況、表揚成就外,還有專題講演。講演者是日方扶輪人千玄室,是茶道老前輩,也是日本茶道始祖千利休的後代,第十五代後裔。現職為公益法人日本扶輪財團會長、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親善大使、日本國觀光親善大使。一向以泡茶和講演周遊於各國而推廣世界和平。心想臺灣如果有這麼一位……
他在開講起頭就說:「在此向所有臺灣人表達誠摯的謝意。」千玄室大使的講題是「人與人的羈絆」,他舉出一本書名──《三杯茶》,並以其故事情節展開了人與人之間羈絆的形成與重要。
有個無名的美國青年前往巴基斯坦爬山,先是與雪巴族導遊因迷路而分散,後因獲救再次回到山麓。導遊家人遞給他一杯紅茶,這是第一杯茶。他享受到難以言表的溫暖─茶溫與人情,開始有了人與人的相互羈絆。
美國青年因受救感恩,意欲回報該村莊。乃苦思想到,可以以教育為努力方向,於是回美國以講演方式募款,募得款項後購買文具帶回巴基斯坦。誰知教導小孩寫字繪畫之事卻被該村長老勸阻,因為村民不願改變目前的生活狀況。他一一說服村老,終於獲得了彼等理解,開始著手學校的設立。當校舍建蓋完成,美國青年受邀到村老家裏。村老奉茶時說:「因為你出自善意完成建校工作,我想代替山神請你喝這杯茶。」這是第二杯茶,意味善意總算獲得對方理解。
校舍雖建,還需要各種配套設施。美國青年一心想將學校辦得更好,因此幾次回美募款,將得款全數用在學校教育上,如此漸有顯著成果,而漸獲信賴。一個美國青年感恩回報的心願終於結成現實成果。巴基斯坦村老極為感謝美國青年的援助,視其如己,乃請其喝紅茶。這是美國青年所獲的第三杯茶,證明已成為夥伴。
千玄室親善大使說:「第一杯茶表示雙方的人間溫暖,第二杯茶表示受方的感謝善意,第三杯茶則是表示雙方的心靈相通。」聞其所言故事,更知人際間之溝通有多難,也疑日本扶輪人與臺灣扶輪人是否可喝第三杯茶?由其言得知扶輪人應抱超我服務精神以促進社會和諧、世界和平。
在親善會的理事會與會員大會中,日方宣布已成立「希望之風獎學基金」,協助去年三一一災難產生之不幸孤兒或遺兒繼續完成其大學學業,為按月給與生活費、求學費。此基金係將各國的扶輪捐款集成,當然包含臺灣扶輪人的捐款。
一聽日方之具體方案,心中釋然而感安慰,這些災兒共有一千六百名,而今後幾年臺灣的捐款將會持續支助遺兒或孤兒之學業或生活。
會中桌子上人人有一瓶茶水,瓶外有綠包裝,印著廠家公開舉辦俳句比賽的得獎作品,試譯之以分享:
春海無音洗岸石
春曉彩水覆稻田
春風推人人推車
臺灣扶輪人之捐款與他國扶輪人捐款推之又推之,成就「希望之風獎學基金」以嘉惠東日本之遺兒、孤兒之學生生活,實具希望之和風。
在大會會場遇見帶有和風微笑的前二七九○地區總監土屋亮平。不待此方開口,對方已鞠躬稱謝臺灣人之慈悲善款。彼言八月將再捐櫻花樹苗一百五十枝,種植在烏山頭水庫。如八月之行成真,則土屋個人就連續捐種櫻花樹苗三次,達四百五十棵。之前曾在烏山頭水庫對他戲言「無三不成禮」,他果真信以為實,成全三禮,而更令人高興者─他將帶高中生同行前來瞻仰八田與一所留在臺南的歷史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