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有工作是這種感覺

每天,聽到他們說「有工作真好」時,我幾乎要熱淚盈眶
我曾失業很久,一直坐困愁城,走不出去。那種心痛,沒有失業過的人,很難真正體會。
我曾努力找過很多工作,包括各種零工,如搬運工、送貨員、清潔工,甚至到特種行業去應徵,但都因年紀太大和其他種種理由,沒人願意僱用我。後來,好不容易找到在馬路上發傳單的差事,卻又屢遭取締,做沒多久又失業。朋友阿國看我可憐,叫我去他的便當店幫忙,做一些洗碗、洗菜的打雜零工,雖然錢不多,但那是我長久失業後,做得最有成就感的工作,感覺自己不再是個廢人。
然而,做沒兩年,朋友阿國的兒子當兵回來,同樣找不到工作,只好留在便當店幫忙。小小一個便當店,實在養不起兩個人,阿國不說,我也看得出來,只好騙阿國說,我已另外找到工作,離開了便當店。我又再度失業。
然後,很長一段時間,我又陷在失業的困境裏,只好到處去撿資源回收垃圾,換取微薄生活費。那陣子,過得實在辛酸,幾乎有一餐沒一餐。後來,幸虧遇到一批原住民朋友,他們正在進行道路邊溝整修工程,也許看我可憐吧,那些原住民特地把很多清理出來的寶特瓶送我。
一位原住民問我為什麼要撿寶特瓶?閒談之後,才知道我失業,很感慨地告訴我,他們很了解失業的痛苦,因為他們也曾失業很久,在花蓮家鄉根本找不到工作,即使找得到工作,也不敢留在家鄉,因為有太多部落的中老年人,更需要那些工作。
他們還年輕,不願占了那些工作機會,只好離開部落,到處流浪做各種打雜零工。那些原住民問我願不願意跟他們一起工作?我滿口答應,非常願意。
但過了一個星期,一直都沒消息,我以為那些原住民只是隨便跟我說說,開玩笑而已,我感到極度失望。直到過了半個月,那些原住民突然告訴我,要帶我去見他們的老闆(工頭),我才了解他們一直很努力幫忙爭取工作機會。因為我去見那位老闆的時候,老闆只說兩件事,第一,如果不是那些原住民朋友介紹,他根本不會用我;第二,那些原住民是他帶過幾百個零工當中,唯一不必他監工的零工。他問我聽得懂他講什麼嗎?我猛點頭。
直到現在,很久了,我已融入那些原住民的生活中,每天一大早起來,準備出發工作時,那些原住民都會大聲地精神喊話:「有工作真好!」每天,聽到他們說「有工作真好」時,我幾乎要熱淚盈眶。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