奮起湖的夜半哭聲

本文為趙慕嵩生平最後著作《趙老大蹓狗記》(臺北大塊文化出版)中的一篇,道出動物對人的傻勁與深情

有天中午,來了三個客人,還有一隻黃金獵犬。客人結帳時對老闆說,這隻黃金獵犬打算留在奮起湖,不想帶回去了。他問對方,這麼好的狗怎麼捨得拋棄?對方說,吃得太多,養不起。
便當店老闆覺得這理由不成理由,一定是玩膩了,不想養了,因為黃金獵犬吃得再多,一天也不會超過半斤米,怎麼說是養不起?一定不想養了,就用養不起做理由。店老闆說,很多飼主都是這種心態,喜歡狗狗時,整天抱在手裏,不喜歡了就任意棄養,真是太狠心了。
三個客人付了便當錢,走出門去,那隻黃金獵犬哪裏曉得自己的命運,牠將成為被拋棄的狗狗,還緊緊跟在主人後面。
三個客人上到小路的停車場後,很快就上了休旅車,那條黃金獵犬原本是坐在後車廂,只要主人拉開行李蓋,牠就會跳上車,牠早就習慣了。但今天變了,便當店的老闆一直緊盯著這三人的動作,他們上了車、關上門,狗狗圍著車繞圈子,一副很緊張的樣子,牠吠著,牠必定說:「我要上車,我要上車,開門啊。」
一陣加油聲,休旅車急駛而去,黃金獵犬跟著車後跑著,死命跑著,死命追著車子。車子不停,車窗關著,狗狗一定很急、一定很慌亂、一定很害怕,也許牠還在想,主人為什麼不要我了?我一直很乖呀,我已經不再咬拖鞋了。
那輛休旅車穿出了小路,就上了阿里山公路,下坡路段,不見了。
狗狗不再追了,牠累了,氣喘得很急速,便當店老闆跑到小路上,看到震人心肺的這一幕,很難過,他攏上去,拍拍狗狗的脖子,狗狗搖著尾巴,但是沒有跟他進入便當店。牠一直望著小路的盡頭,牠想主人,「主人為什麼不要我了?」牠垂著頭,心裏一定很難過。
不知道狗狗會不會哭?牠必定在哭。
店老闆忙著自己的生意,忙了一個下午。天黑了,他想起黃金獵犬,沿著階梯走上去,他發現那頭黃金獵犬趴在主人曾經停車的停車格內。店老闆很感動,走上去拍拍牠的背部,牠仰起頭來,似曾相識,搖起牠的尾巴,舔著店老闆的手臂,店老闆又摸摸牠,想拉回到店裏,牠不動,就是不動。「我了解啦,牠在等牠的主人。可憐哦,」店老闆說。
當店內將要打烊時,店老闆拿著一個便當走上去,果然見到黃金獵犬還趴在停車格內,店老闆把便當放在地上,拍拍牠,牠搖著尾巴。但沒有吃便當。「真是一條有情有義的狗,牠在等主人,為什麼牠的主人要拋棄牠?我可以收留牠,但是牠不跟我。」
入夜,山區很冷,店老闆很擔心那頭黃金獵犬會受凍,但是想到牠身上裹著很厚的皮毛,也就放心了。可是想起山區的野狗可能會欺負牠,又有點不放心。他出門看看,來到停車場,只見黃金獵犬依然趴在地上,只是身子捲起,也許是很冷吧。
黃金獵犬見到店老闆,仰起頭,發出嗚嗚的叫聲,「真的很像在哭,可憐啊。」
那個便當還在原地,沒有動過。
第二天,第三天過去了。便當店的老闆每天固定去停車場兩次,早晨一次,傍晚一次,每次帶一個便當。但是黃金獵犬只是望一眼,不吃。第二天,店老闆帶來一個盆子,裏面裝著水,狗狗喝了兩口,又倒在路邊,無精打采的樣子。老闆心裏也急,這樣下去拖不了三天,一定會死在這裏。店老闆心想,即使不會餓死,也會被野狗咬死。
「沒見過這麼死忠的狗。」店老闆對我說,黃金獵犬怎麼這麼忠心?真想不到。又過了一天,奮起湖下雨了,店老闆想到黃金獵犬,跑到停車場,牠還在那兒。牠已經認識店老闆了,老闆拍拍牠的脖子,說:「快下雨了,你不能待在這裏,打雷,很危險,跟我走吧,到我的店裏,等雨停了,你再回來。」
說著,店老闆拉起黃金獵犬的套圈,牠很勉強地站起,跟著老闆走下臺階。
到了店裏,狗狗張望四周,對任何東西都很好奇,老闆把一碗飯端到牠面前,牠不吃,喝了幾口水,又垂下頭。
店老闆覺得這條黃金獵犬太通人性,心想這麼好的狗,主人怎麼捨得不要牠?想著,店老闆動了惻隱之心,決定留下黃金獵犬。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