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10問楊儒門


除了農學市集,你也在猴硐成立生態教育園區,為什麼會想這麼做?
我是做社運的,不能忘記自己的理念。我們一直希望有一塊地,能讓農友實際觀摩有機與精緻農業,讓社會大眾了解農業生產過程,同時也讓地方居民有直接參與的機會。於是我與朋友租下猴硐國小舊校區,在這裏設立有機菜園、社區圖書館,還闢建生態池。我認為教育園區最大的目標在於,讓現在都市的孩子體驗農村生活,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跟我一樣」,或許他們的腦袋裏會開始思索不一樣的問題,而不是只想著「中午要吃什麼、晚上要去哪裏玩。

你最近有什麼新計畫?
我們想在信義區精華地段開設一片梯田,目前已進入籌備階段。這個點子聽起來有點瘋狂,但唯有把田搬到市中心,才能讓更多都市人藉由插秧、除草、收割……等實做了解農友的辛勞。同時,我希望能透過推廣方式,開拓大眾新的飲食模式。什麼叫「新的飲食模式」?好比「泡茶」不是只能用茶葉,炒過的玄米、黑豆、月桃種子,其實也都能泡茶。你去市場看看,我們食物的品種愈來愈少,很多品種的蔬菜已經從我們的生活中消失了。「食物單一化」其實是很危險的,只要氣候變化,或發生大規模蟲害,我們馬上會陷入沒有東西可吃的窘境。

你在〈現代人的田園生活真是夢?〉一文中,提到年輕人不應對田園生活有不切實際的幻想。換個角度來說,你認為投入農業的年輕人,他們是否具備優勢?
年輕農友會上網、會拍照,這是品牌經營、行銷不可或缺的。我曾提過,一定要把自己的理念寫出來,把種植的過程記錄下來,但真正做到的少之又少,大家都說「沒時間」。我自己也種過田,哪可能有時間泡茶聊天,卻沒時間經營部落格和Facebook?說穿了就是沒辦法持續。但網路行銷的成果不是立竿見影的,需要長時間經營,才可能做出品牌。

對於日常食物的選擇,你會給消費者什麼建議?
關鍵就是「吃在地,吃當季」。「吃在地」,是購買臺灣的農產品,不要買進口貨,這麼做不僅是支持臺灣農業,也是為了自己的健康。進口水果經過了長時間儲存和運送,新鮮度大打折扣,其中的營養價值也必然會流失。就「食物里程」而言,比起坐船、坐飛機的進口蔬果,在地食物運送距離短,過程中排放的碳較低,對環境的傷害也較小。
那麼為什麼要「吃當季」?要栽種非當季的食物,需要額外的照料,或是儲存冷藏,不但消耗的資源多,使用的農藥化肥也可能較多。現在網路資訊很發達,只要稍微查詢一下,就不難知道當季盛產什麼作物。

你心中最幸福的片刻是什麼?
自組家庭後我改變了很多,以前我很「難相處」,現在比較開朗,都是因為太太、小孩的影響。忙了一天回家看到女兒,就是我心中最幸福的片刻。

更多關於楊儒門的看法,請看〈現代人的田園生活真是夢?〉一文(頁八十)

讀者10問來賓預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