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10問陳瑞斌

國際知名鋼琴家陳瑞斌(Rueibin Chen),1967年出生於臺南,13歲赴奧地利求學,16歲贏得義大利「拉赫曼尼諾夫」國際鋼琴大賽,成為最年輕的得獎者,之後屢在重量級國際鋼琴競賽中獲勝。除了擔任羅馬尼亞國立Moldova Iasi及Tirgu Mures愛樂管弦樂團首席獨奏家,也與波蘭國家電臺、布達佩斯、美國猶他州立、莫斯科國立……等樂團合作,歐洲媒體譽為「天使手指」、「20年才出現的一個天才」。

你是已故俄羅斯鋼琴大師貝爾曼(Lazar Berman)唯一的亞裔弟子,他對你最深的影響是什麼?
貝爾曼大器晚成,他從小彈琴,直到四、五十歲才成名,還曾因為政治關係,無法出國演出,但他始終努力不懈,直到晚年仍不斷創新,風格也產生轉變。他展現出對音樂的純粹熱愛,他的人生哲學對我產生深遠的影響,也是我學習的對象。

父親是你人生中第一位音樂導師,請談談你們的相處。
父親是音樂老師,規定家中孩子都得學琴。小時候,爸爸要我一天至少練琴四小時,每天上班前,他都會交給我幾卷空白錄音帶,要我錄下練習曲目,而他也真的從頭檢查到尾。但我也很快找到「摸魚」的方法,常把電視轉成靜音,一邊練琴,一邊看卡通。
父親常騎著機車,帶我走遍臺南大街小巷,尋找古典音樂黑膠唱片。當時根本買不到原版,翻版唱片裏的雜音比琴聲還大,我也照著練習。雖是「土法煉鋼」,但爸爸的執著卻造就了今天的我。

你十三歲時獨自到奧地利留學,請與讀者分享這段經驗。
當年奧地利華人不多,小留學生格外辛苦,尤其我剛到時,一句德語也不會說,卻得事事自理。由於生活費高,食衣住行都要節省,我的鋼琴是租來的,鍵盤高低不平,有些鍵壓不下去,有些鍵壓下去彈不上來,還常因琴聲吵到鄰居,幾次被房東掃地出門。寄一封家書,得花三、四個月才會送到,國際電話更是昂貴,一年只能和家人通兩次電話,機票更是負擔不起,所以我整整十年沒有回家。二十多歲時回到臺灣,在機場都害怕父母認不出我。現在回想起來,那段經歷促使我快速成長,是很難得的經驗。

你從小參加各種鋼琴競賽,如何面對巨大的壓力或挫折?有什麼難忘的事?
以前得失心較重,比賽前得靠安眠藥才能入睡,若成績不如預期,更會感到莫大的挫折。後來我漸漸明白,競賽結果不是我能掌握的,除了本身的能力,政治、種族因素,也可能左右結果,畢竟歐洲人常有先入為主觀念,認為古典音樂唯有他們才是「正統」。
有一次我到羅馬比賽,有觀眾看到我是東方人,竟對我喝倒采。其他亞洲留學生見狀非常生氣,雙方差點吵起來。後來我拿到首獎,上臺領獎時只有掌聲,沒有噓聲了,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終於心服口服。

你多次贏得國際鋼琴大獎,對你而言得獎的意義是什麼?
華人要站上國際音樂舞臺並不容易,對我而言,得獎是華人能力的證明,透過這個方法,最容易使外國人認同。
此外,比賽過程中我認識很多優秀的選手,我們在臺上是對手,在臺下則是好朋友,我很喜歡這種惺惺相惜的感覺。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