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10問李濤

資深媒體人李濤,主持政論節目長達20年,並自1999年起,擔任TVBS關懷臺灣文教基金會董事長與終生志工。日前他卸下主持棒,以四個多月時間下鄉,不支薪製播「善耕臺灣」節目,希望挖掘人性真善美,喚醒臺灣珍貴價值

你投入媒體工作多年,採訪了眾多人物,誰讓你印象最深?
一九八○年全斗煥就職韓國總統,當時的行政院長孫運璿帶領使節團前往祝賀,我們也跟著到韓國採訪。一天我早起跑步,發現孫院長要離開飯店,連忙叫採訪車跟上。不料,跟著跟著,車子竟在沒有申請的情況下開進了青瓦臺。
當時韓國前總統朴正熙才被刺殺,情勢緊張,頓時十多個荷槍實彈的警衛將我和攝影師團團包圍,隨時可能開槍。情急之下,我大呼一聲「院長早」。走在前面的孫院長,不顧全斗煥已等在門口,他停下腳步,刻意朝我們揮手,對旁人交代了幾句,我們才逃過一劫。
回程時,媒體紛紛搶拍孫院長的鏡頭,攝影師竟來不及調焦距,我因此和他吵了起來。孫院長見狀停下腳步,說:「慢慢來,我可以等一下。」孫運璿讓我見到長者的仁慈與關懷,是我採訪生涯中最難忘的人。

暫離政論節目後,你選擇走出攝影棚,下鄉尋找臺灣真善美,並製播「善耕臺灣」節目。什麼原因讓你決定這麼做?
打開電視新聞,多數人恐怕會覺得臺灣快要完蛋了。但新聞反映的未必是真實的臺灣。我在TVBS關懷臺灣文教基金會多年,接觸過許多老師、家長,發現志工力量遠超過你我想像。既然臺灣有這麼多動人的故事,有如此強勁的生命脈動,為什麼媒體不將它們報導出來?為什麼臺灣正向的多數,卻成為輿論的少數?
因此我決定下鄉,並製播「善耕臺灣」節目,相信唯有貼近土地與人群,才能傳達出臺灣的真實面貌。

請談談「善耕臺灣」的特色。你希望觀眾從中看到什麼?
「善耕臺灣」題材多元,我們曾報導高知識分子歸鄉,以自然農法種鳳梨,展現尊敬土地的理念;我們請都市、偏鄉孩子交換生活,讓觀眾直接看到什麼是城鄉差距……故事動人之餘,我與工作夥伴更希望發揮專業,讓「善耕臺灣」成為一個「好看」的節目,吸引觀眾靜下心來欣賞。
我常上「善耕臺灣」Facebook看網友討論,多數發言理智深入,更確定社會上有許多人和我們一樣,專注於臺灣真正的需求。我希望「善耕臺灣」能引發觀眾內心的悸動,產生想法,進而付諸行動。唯有如此,我們才可能擺脫被政客扭曲的現狀,不斷展現各界純淨的力量。

經過三、四個月下鄉探訪,你有什麼感受?
那就是「身體疲勞、皮膚焦灼、內心快樂」。任職媒體多年,接觸的常是無謂紛爭,彷彿永無止盡的泥淖。下鄉補足我的能量,提醒我不要失去遠景和做夢的能力。這點非常重要,無論個人或團體、政府,做事少了遠景,就不可能快樂,也不可能成功。

下鄉期間,過去的政論節目主持人身分是否為你帶來優勢或劣勢?
確實有人以為我是「國民黨的」,但這只是我被貼上的標籤,投身媒體多年,我始終沒有藍綠立場。臺灣人其實很可愛,有一次,一位農民始終遠距離觀察我,一整天後,他來跟我說:「李濤,你是『來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