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F特別報導:專訪《白雪公主》編舞家普雷祖卡

普雷祖卡小檔案
▲1957年生於法國巴黎附近地區,父母為阿爾巴尼亞移民。
▲自小學習古典芭蕾,後與Karin Waehner學習當代舞蹈。曾赴美學習,師從模斯.康寧漢。
▲1984年創立「普雷祖卡舞團」,1996年受邀進駐南法艾克斯普羅旺斯(Aix-en-provence),將舞團重新改組為「普雷祖卡芭蕾舞團」。
▲編作舞碼近五十部,知名作品有:《羅密歐與茱麗葉》、《春之祭》、《四季》、《婚禮》、《花園誘惑》、《空的動作》、《週日道別》、《白雪公主》等。

普雷祖卡(Angelin Preljocaj,1957-)生於法國,父母為阿爾巴尼亞移民。自幼學習古典芭蕾舞,之後與Karin Waehner學習當代舞蹈。一九八○年拜師模斯.康寧漢(Merce Cunningham)門下,旅美期間也接觸多種派別的現代舞。回法國後他加入康城(Caen)的「Quentin Rouiller舞團」,接著又在昂熱(Angers)的「國家當代舞蹈中心」工作,當時的總監是著名的編舞家Viola Farber。一九八四年他於法國成立「普雷祖卡舞團」(Preljocaj Company),在一九九六年受邀進駐南法艾克斯普羅旺斯(Aix-en-provence),將舞團重新改組為「普雷祖卡芭蕾舞團」(Ballet Preljocaj),十年後省政府並支助舞團蓋了國家舞蹈中心「黑館」(Pavillon Noir)。「黑館」由法國建築師Rudy Ricciotti設計,是一棟具專業舞台的文化薈萃中心,經常邀請國外舞團至此演出。

享譽國際的普雷祖卡擅長將古典音樂重新創作,諸如:《羅密歐與茱麗葉》、《四季》、《婚禮》、《花園誘惑》作品等,分別以浦羅柯菲夫、韋瓦第、斯特拉溫斯基與莫札特音樂所創。同時,他也和前衛音樂家約翰.凱吉合作《空的動作》、以德國當代作曲家斯托克豪森(Karlheinz Stockhausen)音樂編作《週日道別》,與法國浪漫電子樂團Air合作《近似生活經驗》等。其作品《春之祭》更是膾炙人口之作;在最後一幕,少女被群眾剝光衣物,於波浪式的草坪上一絲不掛地狂舞,男人們將她高舉撕扯,令人屏息!

普雷祖卡已發表近五十部作品,除獲獎無數,也經常受邀至各大藝術節演出。目前舞團共有二十六位專職舞者,一年大約演出與巡迴一百一十場次。其作品融合多種肢體,無論古典、現代或前衛風格皆遊刃有餘,是法國「新舞蹈運動」的代表人物之一。普雷祖卡不僅建立他獨樹一幟的新風格,也曾被《紐約時報》稱為最具才華之實驗編舞家,其作品更為紐約市立芭蕾舞團、巴黎歌劇院、柏林國家芭蕾舞團等世界各大芭蕾舞團爭相演出。即將來台演出的《白雪公主》在二○○九年甫獲法國晶球獎(Globe de Cristal)殊榮,透過越洋專訪,普雷祖卡為本刊一談他對此舞碼的創作思考。

Q:全世界有眾多著名的童話故事,為何您對《白雪公主》情有獨鍾?

A:因為這個故事很獨特,很多舞團演過《灰姑娘》、《睡美人》、《胡桃鉗》等,在舞蹈上《白雪公主》是一個尚未被探索的主題。多數人直接聯想到的是迪士尼的動畫電影,我要避免此劇帶給人們那種先入為主、陳腔濫調之意象。它是一個極為當代的議題,在心理層面上,談及母親與女兒的情結(complex)。現代科技、醫學讓女人能青春永駐,在街上我們經常看見四、五十歲的母親和女兒穿著幾乎一樣款式的衣服,《白雪公主》切入現實社會中兩代的競爭、衝突情結。

Q:除上述外,您的《白雪公主》主要特色為何?要強調什麼?

A:在編舞上我想開創新的形式風格,與如何在既有的故事上增添抽象性的創意。另外我為每個主要角色注入特有的肢體語彙,例如後母的動作是銳利、迅捷、爆發的質地;公主則是自然、柔情、較甜美的。此作也強調領域的爭戰,並突顯妒嫉的心理與自我意識反射。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