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pei vs. Tokyo 「潮味」舞春風--舞蹈空間舞團與東京鷹《月球水》

表演風格多元,肢體靈活柔韌,跨界表現亮眼,這是台灣當代舞蹈的指標團隊:舞蹈空間舞團;簡單的意念,率直的手法,融合的表演元素,身穿高校生制服的日本樂潮流系全男子現代舞團「東京鷹」(Condors),這回尬上舞蹈空間舞團,兩團在台灣日本兩地激盪舞蹈火花,舞團的同樣百變,碰撞出個性獨具、交手精采、合體絕妙的創新作品《月球水》Moon River。舞蹈空間舞團二十週年的新作演出,藝術總監平珩表示:「『球』是發想主題,導出身體發展,『球』與『人』的互動也是重點。」擔任編舞的是東京鷹的創辦人暨團長近藤良平(Ryohei Kondo),他說:「Moon River來自老電影、老歌,而月球是月球,水是水,各自有聯想,真正合作後,會找到我們自己的月球水。」

近藤良平編舞 自舞者之中創造
東京鷹共十三名團員,此次有七名團員來台演出。這些團員一反典型舞者形象,高矮胖瘦各種尺寸兼有,從一百五十公分的身高到一百四十公斤的體重,年齡從三十七歲跨至四十六歲,長髮短髮染髮光頭,然而在舞台上,這些出身瑜珈老師、武術高手、美術老師、調酒師傅、logo設計者的男子們絲毫無懼地展現自己的個性與身體特色,舞作常結合戲劇、多媒體影像、現場音樂、偶戲等元素,幽默逗趣與酷炫表現獨樹鮮明的舞團風格。東京鷹成軍十年,他們不只跳舞,還跨足電視、電台、廣告,幫知名品牌「山本耀司」走秀。二○○一年,東京鷹在涉谷公園劇院(Shibuya Park Hall)的演出,創下日本舞壇首次開賣十四分鐘就即全部售罄的紀錄,在日本與亞洲受到高度矚目。

《月球水》融合了舞蹈、戲劇、影像,近藤良平由舞蹈空間舞者的自介影片——舞者的自我介紹、生活特色、肢體表現,啟開創作的點子。「舞蹈空間的舞者擁有強壯的手臂和腿部,身體能力非常好,肯做新嘗試,實驗性強,很具挑戰性,激發我的編舞想像力。」近藤良平並不區分純男子舞團與男女兼具的舞團,而是根據舞者個人特色來編創舞蹈,對他而言,創造力不是來自於頭腦,而是與舞者的互動,他強調:「自舞者之中創造。」因此,當舞蹈空間舞者給予他輕鬆自然的肢體特性態度,他便從中發想出種種幽默趣味和舞蹈靈思。舞蹈空間擅長肢體表演,東京鷹則對高張力或凝聚焦點的戲劇化演出相當純熟,兩團分別表現和相互融合的化學作用在舞台上顯得清晰鮮明。「《月球水》著重月亮引發的光明、喜悅、快樂的一面,以及浪漫感,不側重黑暗面。」近藤良平表示:「而『水』,遙想『月之河』,談的像是『希望』,那個你所渴求的、尋找的、探索的、延伸想抵達的某處。」近藤良平並不特意區隔月亮與河水,他從雙重性出發:「不像地球的河水常常可見,月之河像是你看得見、接近你,卻又遙遠的事物,它既接近自身,又遠離自己。」

語言音樂 運用多元豐富
整齣舞作雖有戲劇性片段,但非講述故事,而是各個元素穿插於舞蹈之中,例如戲劇、喜劇、音樂、投影,舞蹈編排也從日常生活場景活動中異想天開。例如以一根長竿影射出不同的場域和角色變化:街角、博物館、鋼索、曬衣桿、田徑場、廁所,不同角色如收票員、運動員、特技表演者、警察與小偷。動作元素包含現代舞、街舞、佛朗明哥、瑜珈動作,可見到近藤良平在肢體運用的靈活度及表演的生活化。雙人舞、三人舞、群舞輪番上陣,嬉玩、較勁、無厘頭之中,抬舉、旋轉、飛躍等技巧性動作仍是不折不扣,運用高空垂降繩索的動力而擺盪、轉圈、衝刺,正是發揮了舞蹈空間的看家本領,而一邊「太空漫步」一邊看書吃泡麵,則是東京鷹對於生活與想像空間的微妙設計。

其中一段喜劇成分的〈流行成語猜謎〉,舞者以象徵或冷笑話形式挑戰觀眾的動作和國學想像力:這段表演到底意味哪句成語?另一段是語言與聲音呈現,舞者在一群人直線排開中分別出來,用聲音、日語台語英語、及肢體來表現各種情緒和情態。舞作中節奏力道強勁的搖滾樂、民俗歌曲、歐洲音樂運用於不同的段落中,此與近藤良平橫歷南美洲、歐洲、和亞洲的成長過程有關,在七、八○年代的生命階段中,他總是聆聽著各類型的音樂,音樂喚起記憶與感受,賦予他對於肢體和音樂性的靈活想像。除了錄音音樂,屆時小型樂器如吉他、鋼琴、或鼓可能派上現場獨奏。

台北與東京兩大團的交手與混血,不是慷慨激昂,卻是洋溢彈性、創新、幽默、機趣。「只有在地,才有國際」——無數的在地,方能串連成國際,舞蹈空間與東京鷹為此言下了最好的註解。

(全文詳見《PAR表演藝術》雜誌第210期)

訂閱方式
1.信用卡訂閱:請填妥訂閱單,直接郵寄或傳真02-33939879
2.郵政劃撥:帳號19854013國立中正文化中心
3.網路訂閱:兩廳院售票系統、博客來網路書店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