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首席指揮 夏伊:托斯卡尼尼

義大利指揮家李卡多.夏伊,為當代最重要的指揮家之一。出身音樂家庭的他,很早就受到指揮家阿巴多的賞識與指導,後來更歷任柏林廣播交響樂團、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管絃樂團、米蘭威爾第交響樂團等名團的首席指揮或音樂總監。目前擔任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首席指揮的他,將在三月份帶領該團造訪台灣,為台灣樂迷帶來兩天的音樂饗宴,分別演出德弗乍克與布魯克納的作品。

2011TIFA-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
3/11~12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33939888

人物小檔案
◎ 1953年生於米蘭,其父親為作曲家,曾就讀於米蘭、佩魯賈與羅馬的音樂院。
◎ 廿歲時便擔任阿巴多在米蘭史卡拉歌劇院的指揮助理,並在1978年在此首次登台演出。
◎ 1982-1988擔任柏林廣播交響樂團的首席指揮;1988-2004擔任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管絃樂團首席指揮,1999-2005為米蘭威爾第交響樂團音樂總監。
◎ 2005年起擔任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第十九任首席指揮。
◎ 擁有超過一百五十張唱片錄音,近年來與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錄製了布拉姆斯、孟德爾頌、舒曼的交響作品,其中舒曼交響曲作品錄音在2007年獲得德國古典迴聲大獎的肯定。

文字 吳孟珊
應二○一一年台灣國際藝術節邀請,將帶領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Gewandhausorchester Leipzig)來台演出的義大利指揮家李卡多.夏伊(Riccardo Chailly,1953-),為當代最重要的指揮家之一,他的演出足跡遍佈歐美各重要樂團與歌劇院。來自於一個音樂家庭的夏伊,由於他的父親Luciano Chailly (1920-2002)是一位作曲家,從小就自父親身上獲得良好的音樂基礎教育,這也成為他能夠在廿歲時便獲得阿巴多(Claudio Abbado,1933-)青睞,並由此順利地發展他指揮生涯的重要原因之一。
一九七八年,廿五歲的夏伊首次在史卡拉歌劇院成功地登台指揮演出後,隨即開始獲得歐美各大歌劇院的演出邀約。一九八二年夏伊成為了柏林廣播交響樂團的首席指揮(Radio-Symphonie-Orchester Berlin),一九八三年他再接下倫敦愛樂(London Philharmonic Orchestra)首席客座指揮的職位,開啟了他在指揮生涯的另一階段。一九八八年,是夏伊指揮生涯另一個成功的里程碑,當他於一九八五年成功地與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管絃樂團(Royal Concertgebouw Orchestra)首次合作演出,三年後,他就被正式遴選為該樂團的首席指揮,直至二○○四年卸任;任內期間,夏伊以演出馬勒與布魯克納的交響作品著稱,並且對於拓展廿世紀音樂或是當代作曲家作品之演出有相當的貢獻。而在此期間,夏伊就曾帶領該樂團來台灣演出,對台灣國家音樂廳優良的音響效果與觀眾的熱情有著深刻的印象。
二○○五年九月,夏伊接任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第十九任首席指揮(Gewandhauskapellmeister)與萊比錫歌劇院音樂總監的職位。三年後,由於工作上的繁忙,夏伊為專心於交響作品的演出,決定辭去了歌劇院音樂總監一職。本刊特別至萊比錫布商音樂廳專訪夏伊,了解大師在指揮台以外的不同樣貌。


Q:生長在音樂家庭,父親是一位作曲家,請問父親帶給您的影響為何?
A:對我來說,父親是一位極嚴格的老師,但也是因為如此,我接受到非常好的音樂基礎訓練;父親給予我潛移默化的力量,已經深植在我的靈魂中,滋養了我在音樂文化涵養的根基。另一方面,我從父親那裡學會了如何分析作品、如何準備演出一部作品,尤其是在樂曲的分析上,這對於我在指揮詮釋作品上有很大的幫助。


Q:您廿歲時就成為阿巴多在史卡拉歌劇院的指揮助理,這個經歷帶給您什麼樣的影響?
A:成為阿巴多的助理,是我第一次有機會接觸大型交響樂作品的開始,在此之前我只能指揮小型的樂團。當阿巴多跟我說「你幫我準備兩首布拉姆斯交響曲的樂團排練」後,我得以跟他一起研讀總譜,他為我解說並給予指導,再讓我與樂團先行排練,對我來說這一切都有趣極了!另外,在史卡拉歌劇院的工作,讓我有更多的機會現場觀賞世界頂尖指揮家們的演出,或者是聆聽當代優秀義大利作曲家的作品,這些都是讓我的音樂能力能夠更上一層樓的要素,也成為了我往後職業生涯發展的奠基石。


Q:一九七八年當您在米蘭史卡拉歌劇院首次登台後,隨即獲得歐美各大歌劇院的演出邀約,成為一位極為成功的歌劇指揮家;但是在您自一九八八年接掌阿姆斯特丹皇家大會堂管絃樂團的首席指揮一職後,逐漸以指揮交響作品為主,請問這其中有哪些區別?
A:對於我來說,歌劇是一個非常完整的綜合藝術,我對於歌劇的熱情從未減少過,但是演出交響樂也非常吸引我。我非常感謝有這些演出歌劇的經驗作為我職業生涯的基礎。由於舞台、樂團與歌手之間的距離問題,歌劇在指揮技巧上有較高的難度,指揮必須能夠成功地掌握時間差;而這些技巧,卻也成為我在指揮交響作品的更大優勢,尤其是在指揮包含有聲樂的管絃樂作品時。例如我將(訪問當天晚上)要演出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合唱》,沒有這些基礎,我想會碰到許多技術上的問題。


Q:在學習過程與職業生涯中,有哪些指揮家是您的模範呢?
A:在我人生中,至今有四位讓我最為尊敬、也影響我最為深遠的指揮家。第一位是托斯卡尼尼(Arturo Toscanini,1867-1957);雖然我無緣可以親臨體驗大師現場的演出,但是在我的學生時期,透過聆聽唱片錄音,讓我對於許多音樂作品詮釋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直至今天,他仍是我心目中重要的典範。
第二位便是讓我有機會能到米蘭史卡拉歌劇院工作,並且開啟我指揮生涯新階段的阿巴多;雖然當時我只是一位音樂院的學生,但是這卻已經是我職業生涯的開端,透過跟阿巴多的學習,我在指揮交響樂上有了很大的精進,為我之後的指揮生涯奠定了穩固的基礎。
第三位影響我深遠的指揮家是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1908-1989)。我在一九八二年成為了柏林廣播交響樂團的首席指揮(Radio-Symphonie-Orchester Berlin)後,在柏林停留期間,得以經常聆聽到卡拉揚的現場演出,並且與他接觸對談;在這之中,他給了我在音樂上許多新的想法和觀點,在我心目中他是一位偉大的音樂家、指揮家。
最後一位指揮家是克萊伯(Carlos Kleiber,1930-2004),他是我最欣賞的指揮家。我在一九八○年代時經常在慕尼黑或在米蘭觀賞克萊伯指揮歌劇演出,他有著豐富的想像力、優雅的姿態、還有無法比擬的指揮技巧;對我來說,這位天才音樂家勝過我剛才所講的其他偉大指揮家。


Q:指揮生涯至今,曾經與無數頂尖的樂團合作過,請問對您而言,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的特色為何?
A: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是一個獨一無二的樂團,跟別的歐218cover.jpg洲樂團比起來,在音色上我們有一種質樸淳厚的音色,雖然每一位音樂家都是非常專業精湛,但是卻不過於外放,他們熱情卻又內斂。另外,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的音色,尤其是非常適合詮釋布魯克納的交響曲。

(全文詳見《PAR表演藝術》雜誌第218期)

訂閱方式
1.信用卡訂閱:請填妥訂閱單,直接郵寄或傳真02-33939879
2.郵政劃撥:帳號19854013國立中正文化中心
3.網路訂閱:兩廳院售票系統、博客來網路書店
4.零售通路:全國各大書店、兩廳院禮品店(音樂廳地面層)
5.電子雜誌:UDN數位閱讀網、遠通KOOBE、摩客資訊

讀者服務 專線(02)3393-9874 傳真 (02)3393-9879
請於周一至周五9:30-18:30來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