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腔女高音曹秀美 毫無保留 一切為了成就藝術

韓籍花腔女高音曹淑美,她的美聲曾被指揮大師卡拉揚讚譽為「來自天堂的聲音」,在音樂會中展現的驚人魅力與爆發力,能讓音樂廳中的樂迷展現如同搖滾音樂會般的熱烈瘋狂。除了經典的花腔女高音曲目,她演出並灌錄過多張的跨界音樂專輯,演唱音樂劇和流行歌曲,能讓平時不聽古典音樂的人,也深受她的歌聲吸引。她以專業與嚴謹的態度自律地生活,一切都是為了成就台上美好的藝術。

曹秀美與倫敦古樂學會
5/12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33939888

文字 林慈音 女高音
曾有一位飾演「夜后」的英國女高音跟我說;「每次演唱『夜后』這個角色,都好像是在馬戲團表演走鋼索,一不留神就會掉下去。」的確,雖然只是出現短短幾分鐘,那兩首詠歎調裡面,除了難死人不償命的花腔段落,更有萬眾矚目的超高音F,只要一個小失準,就很可能會變成觀眾當晚唯一記得的災難,「夜后」對花腔女高音而言,事業的成敗也就在一瞬間。
因此,很多在年輕時成名的「夜后」,隨著年紀的增長,也許是因為壓力太大,也許是因為聲音改變,或技巧不足,超高音不再游刃有餘,沒唱幾年,就放棄「夜后」這個角色,只有很少數具有天賦異稟和過人技藝的花腔女高音,能夠在演唱生涯中不斷地演唱「夜后」,而曹秀美,就是這當中的佼佼者。

連平時不聽古典音樂的人也迷醉
除了經典的花腔女高音曲目,曹秀美在其他類型的音樂表現上也十分傑出,她演出並灌錄過多張的跨界音樂專輯,演唱音樂劇和流行歌曲,更演唱了「明成皇后」和「朱蒙」兩部韓劇的主題曲。有別於許多中低音域薄弱的花腔女高音,在早年學習聲樂時被訓練成次女高音的曹秀美,擁有溫暖紮實的中低音域,因此她演唱這些非古典的歌曲時,有另一種溫柔感性的氣質,就連平時不聽古典音樂的人,也深受她的歌聲吸引。
五年前曹秀美第一次來台演唱時,因緣際會之下我擔任她在台灣期間的接待,因此有機會私下與她接觸、交談。她話不多,看得出來平時個性有些害羞,但是總是會親切地微笑著,對於食宿、排練、記者會等時間安排,幾乎是二話不說地配合,因為她私底下親和力十足,沒有一點架子,穿著打扮也很年輕時尚,所以當我親見她在國家音樂廳演出時,那種判若兩人的驚人爆發能量及掌控全場觀眾的魅力時,所受到的震撼是無法形容的,而當晚觀眾的瘋狂,撼動了整個國家音樂廳,場內的尖叫歡呼聲,通常只有在搖滾音樂會才能見識到。

嚴格自我要求的專業態度
一九八六年是曹秀美演唱事業的轉捩點,當時晚年的卡拉揚聽了才廿多歲的她試唱之後,驚為天人,馬上就邀請她擔任《弄臣》裡的女主角吉賽兒,從此她的演唱事業一展鴻圖,一發不可收拾。然而,曹秀美之所以能夠在舞台上,至今維持屹立不搖的地位,所憑藉的不光是她「來自天堂的聲音」(卡拉揚的讚美),更多的是她持續不斷精進的歌唱技巧,嚴格的自我要求和規範,和百分之百的專業態度。
五年前,在她即將來台演唱的前幾天,正在巴黎準備登台的曹秀美接到父親過世的消息,她傷心欲絕,掙扎著要不要取消演出,回韓國趕赴父親的葬禮,她的母親卻希望她仍然演出,信守對觀眾的承諾,忍著即將潰堤的淚水和情緒,當晚她的演唱依然和以往的水準一樣,毫無破綻。消息傳回台北,我們都有點擔心她的情緒,然而在我們面前,她依舊保持平靜的心情,也許我們僅能在她演出時所唱的韓國歌曲〈Seonguja〉裡捕捉她濃濃的鄉愁和哀傷吧!這件事情,對曹秀美接下來幾年心境上的轉變有很深遠的影響。她的母親非常注重兒女的教育,曾經想當歌唱家的母親,在曹秀美小時候就開始積極地栽培她,訓練她的儀態和語文能力,她曾跟我聊過,吃早餐時他們家一律說英語,晚餐時一律說法語,也因此造就了她非凡的語言能力,年輕時就離家到義大利求學,學業結束後又因演唱事業忙碌而一直留在歐洲,到處旅行、演唱,鮮少有返家的機會,自從父親過世之後,與母親聚少離多的遺憾,更增添了她隻身在外的孤獨感,在去年的一篇訪談中她甚至說:「如果我可以重新活過,也許我會選擇不唱歌,這個想法也嚇到我自己,但是我想過一般人的生活。」這幾年她的演唱風格更為內斂成熟,選唱的曲子更加深情,或許和她內心的想法有很大的關係。

一切都是為了成就藝術
在曹秀美嚴格的自我要求之下,她過著十分嚴謹的生活,除了充足的睡眠、正常的作息之外,為了保持嗓子和氣息的穩定,就連咖啡和茶也都盡量不喝,避免咖啡因的刺激導致過度興奮,飲食方面也以清淡為主,就連演出前她還是只吃一個簡單的三明治和香蕉,因此,她能在早上九點的排練,簡單的一兩句鳴哼的發聲後就輕鬆唱出高音E(在和她貼身相處的那幾天裡,我幾乎沒有聽過她發聲,頂多就是一兩句中低音,完全沒有高音的發聲),這一切都是為了成就藝術。她曾說過:「藝術家和一般人的確不同。藝術家多半離群索居,卻隨時要準備為觀眾獻出表演。不管經過多長時間的練習,也不管個人生活怎麼樣,只要在舞台上,她就是一個人,將內心的感動傳達給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