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聲響 一世紀前的「新」體驗

NSO五月份的兩場演出,在觀眾熟悉的海頓、莫札特、貝多芬與布拉姆斯的作品中包含了「第二維也納樂派」三位作曲家的經典曲目:貝爾格的《小提琴協奏曲》、魏本的《五首管弦樂小品》及荀貝格的《第一號室內交響曲》,讓樂迷在在名家的詮釋下,跳脫調性的從屬關係,享受音符自由伸展的另一種意境。

NSO維也納世代對話系列
追憶.田園
5/15 14:30

一個嘆息 一個世界
5/28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33939888

文字 李秋玫
就像其他藝術種類的變革一樣,廿世紀的音樂是一個離經叛道的階段。全新的音高與節奏組合、聲音語彙的大幅度擴增,以及敲擊式的聲響為大家帶來不同的聆賞經驗。有趣的是,這些當初樂評家無法理解的作品,如今卻成為當時的代表性傑作。

貝爾格對早逝少女的追憶
有別於老師荀貝格的作風,「第二維也納樂派」的鐵三角之一貝爾格,創作的風格是一種融合傳統與廿世紀元素的音樂。也就是說,他將古典所醞釀下的浪漫派形式,跟自由無調性的技巧與十二音系列作結合。因此,貝爾格的作品那種溫暖及戲劇性的音樂色彩一直吸引著他的粉絲們。貝爾格長年來健康狀況不佳,他本人既不演奏、也不指揮,創作量跟其他作曲家比起來少很多。一九三五年過世時,他留下了一首以十二音列技法創作的《小提琴協奏曲》。這首曲子是烏克蘭裔美國小提琴家克萊斯納(Louis Krasner)委託的創作,在貝爾格生前從未發表過,但現在卻是他最知名、也是最常被演奏的樂曲之一。接受委託之初,貝爾格並未積極寫作,直到眼見一位標緻女孩去世,才促使他在不到四個月的時間就完成這部作品。
這位女孩名為曼儂,是馬勒遺孀愛爾瑪改嫁包浩斯學派的創始者、建築大師葛羅皮亞斯後所生的女兒,在十八歲時罹患小兒麻痺過世。受了這樣的刺激,貝爾格從「追憶一位天使」的角度悼念這個短暫的生命,以兩個樂章呈現,每個樂章又各自分成兩個不同的部分。第一個樂章從慢板開始,以古典奏鳴曲樂章編寫,隨後以稍快板銜接。第二樂章從急速的音符開始,其中最特別的就是一個類似裝飾奏的部分,小提琴的獨奏非常困難並且猛烈,是非常精采的樂段,最後才以慢板樂章平靜地結束。前兩個樂段表現著人生,後兩個部分則是描述死亡與昇華。巧的是,在迅速地寫完曼儂的花樣年華後,貝爾格也跟著與世長辭。

魏本見微知著的簡潔樂章
馬勒的一首交響曲就是一個世界、無所不包,但那種濃烈的管絃樂法和冗長的情感鋪陳,隨著歷史到了魏本手中,卻發展出精簡、靜謐的抒情。他將一個音樂的大宇宙濃縮提煉到只有兩到三分鐘長度,無怪乎荀貝格說他的創作是「以一個單一的手勢就表現了一部小說,以一個呼吸就傳達了一個喜悅。」如此一來,每一個音符都變得無比地重要,也使得聆聽者在簡短的時間中聚焦音色,感受到一種全新的張力。幾乎沒有作曲家能夠用那麼少量的音符作為基礎,並且造成極大的影響。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