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索源頭開創未來 「藝」觀當代亞洲--「遊藝亞洲2011—世界文化藝術節」預覽

即將於十月下旬上場的香港「世界文化藝術節2011」,此次以「遊藝亞洲」為主題,從探問文化的源頭,一展當代的創作表現。除了有豐富的舞蹈節目如阿喀郎.汗的《源》、中國國家芭蕾舞團三齣舞劇《紅色娘子軍》等、香港舞蹈團《雙燕.吳冠中名畫隨想》、台灣無垢舞蹈劇場的《觀》等,也有表現傳統的上海越劇院與呈現當代社會的香港劇作,豐富多元中,看到當代亞洲的藝術活力。

遊藝亞洲2011:世界文化藝術節
10/20~11/20
INFO http://www.worldfestival.gov.hk/b5/prog/index.html

如果說,「亞洲」在世界文化巿場已漸漸趕上甚或正在超越歐美,成為一種新「品牌」,也許並不為過。繼剛過去的本屆愛丁堡藝術節,破天荒地以主題策劃形式大規模展演亞洲藝術,香港康樂文化事務署「藝術辦事處」兩年一度的主題藝術陳列,今年的主題比過去幾屆如「情迷拉丁」、「地中海」或「絲綢之路」更為寬泛,以「亞洲」為題拉開一個廣闊的文化跨度,展開為一整月的「游藝亞洲:世界文化藝節2011」——假如以「經濟崛起」來切入,是一種了解亞洲發展的偏狹視角,那麼,追問傳統多元的文化溯源,則或可提出如何揉合古今的參照。

非物質遺產 如何活化保存?
傳統向來是「亞洲」品牌的重要元素。然而指向歷史的「傳統」,如何保持藝術與文化的旺盛生命力,不至於落得成為「因循」或「陳腐」,正考驗藝術家對當代世情的領悟,和藝術語言的創作結合至傳統脈絡之中的功力;同時藝術家的另一挑戰,即在以傳統之名創新時,演繹如何不遺失某種民族文化的原真與獨有精神,尤其在表演文化活動亦面臨著消費主義的全球化淘洗之中。最近,中國大陸公布的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並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非物文化遺產法》引起的社會爭議,正反映傳統藝術在展演中傳承的兩難。
自本世紀初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開始評選各國非物質遺產代表作,並在二○○三年通過《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在廿世紀曾因全球的現代化進程而逐漸凋萎的傳統表演藝術或手工技藝、社會習俗傳說,再次受到文化愛好者的關注。中國則在各地城巿經過幾年爭相競報申遺之後,三批獲評為國家級非文化遺產共已經達到1,219項,引發評選非遺項目的方式反帶來著重經濟發展、忽略真正保護等「熱」與「亂」問題的爭議,某些非遺藝術成了旅遊景區中被粗糙地反覆演出的項目,而輕忽了文化層面上的保護,遑論在藝術形式上深刻地進一步探索與發展。
如此難題,若放在一個追認本源的藝術節中追問,又將得到怎樣的答案?本屆「遊藝亞洲」藝術節的策劃,要論如何在充滿濃重的民間民族色彩的現代藝術創新,或要倒過時序,從閉幕節目《源》DESH談起。

阿喀郎.汗《源》 一場尋根之旅
《源》是孟加拉裔英國編舞家阿喀郎.汗(Akram Khan,港譯艾甘‧漢)的全新獨舞,月前於英國首演後,香港「遊藝亞洲」藝術節為亞洲中第一站。
紐約國際表演藝術協會草越藝術家獎及本年度倫敦南岸天空藝術獎(舞蹈)得主阿喀郎.汗,雖生長於英國,但他自七歲起即由母親教導學習民族舞蹈,先從印度傳統卡達克舞(Kathak)開始,至大學時期轉學現代舞,傳統舞蹈的元素深植於他的舉手投足中,特別是手部的細緻迴轉、柔中兼帶剛強硬勁的肢體揮動、寬袍大袖中快速旋轉中的身軀,都帶著濃郁的印度教文化影子、甚至泛亞洲文化中柔軟身體的展現。
舞名“DESH”於孟加拉語中,意為「家園」,這場完整的獨舞,在孟加拉自巴基斯坦獨立四十周年的今天誕生,對長期創作雙人舞或群舞編舞者本人來說,也有混合的文化意義。訪問中,阿喀郎.汗表現了一種細膩的觸覺:「對我而言,我的身體就是我的『家園』,在多年修習卡達舞後才接觸現代舞,我的身體不免感到混亂,經常有一種矛盾衝突之感。」而知性上,他卻對於他的「根」愈發好奇:「我想尋找和創作一些可以成為恆久價值的經驗。」
對於舞者個人如何存身於文化的大系統之中,阿喀郎.汗的理解與想像是跨越時空極限的普世:他不具體區分「傳統」與「當代」,「總是過去、現在與未來的混和,我們視為『傳統』的,往往也很『當代』,因為它對目前仍是相互呼應的,反之亦然。」他也不執著一種文化體現,「文化之間當有差異,但並不分高下。我認為,人不論是何種文化,畢竟都只是人。」為了尋找這種跨越界線的融合之感,他與他的創作團隊,包括奧斯卡得主舞台、服裝及錄像設計葉錦添,奧立佛獎得主作曲喬斯林.波恩(Jocelyn Pook),燈光設計邁克爾.赫爾斯(Michael Hulls)等,回到令他著迷的孟加拉廣闊大地與水域采風,「感受它的節奏、色彩、它的音樂與脈動」,在民間故事、日常勞動中發現與自然與國家對抗及融和的韌性與生命力。《源》自阿喀郎.汗父親的一場葬禮開始,拉開包含不同角色如孟加拉本國人民、留英孟加拉裔的豐富篇章。

(全文詳見《PAR表演藝術》雜誌第225期)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