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港城市藝文美景 誰「人」來繪就?

表演藝術在高雄的現在與未來
提起高雄,你腦中浮現的畫面是什麼?煙塵飛揚的石化工業城?鳴笛響徹碼頭的國際港口?勞力人口密集的移民城市?黑壓壓的空氣終年籠罩這座舊名「打狗」的大城?
高雄早就不一樣了。從《風櫃來的人》到《痞子英雄》,兩部不同時代的電影,鮮明直接地揭露高雄的變化。寬闊的八線道路、四通八達的捷運和自行車道、明媚的愛河沿岸、熙來攘往的國際觀光客,加上常夏的熱帶氣候與熱情爽朗的在地鄉親,不只台灣其他城市的遊人,連他國觀光客都醉心流連。
高雄的變還不只是地景、交通與生活。真愛碼頭旁,《痞子英雄》裡的南區分局場景化身為科技概念館,滿足觀眾一窺戲劇現場的好奇。鹽埕區駁二港口旁的駁二藝文特區,群聚提著數位相機獵取塗鴉和造型藝術的攝影族。三月底試營運的鳳山大東藝文中心,無論藝術圖書館或熱氣球般的屋頂下,永遠有穿梭的人潮。在街道漫步,偶一抬頭,舉辦第三年的「春天藝術節」宣傳旗幟撲天蓋地,今年共有卅一檔節目、逾六十場次在高雄上演……
曾幾何時,工業之城、港口之都已染上濃郁的藝文氣息,勞動階層為主的人力多了餘裕和機會走進劇場聆賞表演藝術,隨著大東、岡山、衛武營等表演場館陸續修整或落成啟用,愈來愈多表演湧入高雄,高雄是否將變身為一座藝文之都?

「春天藝術節」起步 三年已見效應
二○○三年,「南方兩廳院」之稱的衛武營劇院宣布設立前,高雄的表演藝術發展呈現零星游擊戰的態勢。較為人周知的南風劇團、城市芭蕾舞團撐起高雄表演半邊天,豆皮文藝咖啡館是熟門熟路的文青觀賞另類展演的所在,駁二差點成為閒置空間轉表演場所的成功案例……除此之外,高雄的表演藝文活動,一如台北以外的城市,在荒原中尋求維繫一線生機的宿命。
謀事在人。藝文創作者改變不了在地的環境體質,就得靠政府大刀闊斧,從上而下布達執行。大東和衛武營劇院等硬體建設是一起點,二○○八年,有影視工作經驗的史哲出任文化局長後,帶來更明確的轉折。
「春天藝術節」是史哲上任後的重點活動,二○一○年舉辦第一屆時,十三個製作全方位含括各類型演出,算是為高雄辦城市藝術節的可能性試水溫。第二屆春天藝術節演出製作達十九檔,基本上延續前屆擴大辦理,只是少了前一年的搖滾流行音樂會,讓精緻表演藝術的面向更鮮明。除了在地團隊外,兩廳院製作和邀演節目南下巡演也比第一屆多。
第三屆春天藝術節從今年二月一路演到六月,雖然尚未結束,在地創作者和觀察者都從這三年累積出的觀眾市場和節目品質,普遍給予肯定。

市民都可感受到藝術節氛圍
高雄資深劇場工作者梁瑞榮認為,雖還無法對此次藝術節給予階段性結論,「但整體來看,今年規劃比較全面,每一類型演出都照顧到了,對於高雄市民、南部觀眾來說,有較多選擇性。」
她分析,以舞蹈節目來說,今年無論在質量上都有所提升,除了兩廳院跨國製作《有機體》,DV8的Can we talk about this?更只在高雄演出,不只讓以往專程北上的高雄觀眾有機會在地欣賞精采表演,還成功吸引北部觀眾南下朝聖。
此外,親子節目今年也多達六檔,包括同樣只在高雄的西班牙偶戲《美女與野獸》、舞鈴劇場《奇幻旅程》、紙風車《新月傳奇》、九歌《暴風雨》等,「這是藝術節鐵票,能吸引家長帶小孩闔家觀賞」,從而成功擴大觀眾族群。
梁瑞榮認為,今年演出節目和觀賞人次的提升,一方面是前兩年的經驗開始發酵,市民已逐漸認知「春天藝術節是高雄的重要活動」,另一方面,宣傳行銷策略也比以往成熟且全面,「廣告打得非常兇悍。高鐵每一根柱子都有海報、警廣每個時段都有春天藝術節的介紹,天橋上更是撲天蓋地的廣告旗幟。」「我會感覺當我從家裡進到市區,一路上都在感染那氣氛。市民更是多少會被影響。」
對位室內樂團藝術總監梁孔玲對高雄觀眾的參與度頗為驚訝。她舉例,在高美館戶外舉辦的草地音樂會,從第一屆一場、第二屆四場到今年共辦了六場,場場擠滿觀眾,「藝術節帶動的人潮真的太厲害了……我身邊朋友還問,怎麼不再辦秋天藝術節?」音樂演出之熱門和需求可見一斑。
長期耕耘在地戲劇的南風劇團藝術總監陳姿仰,雖未參與藝術節演出,也提出場邊觀察,「文化局這件事做對了。用一個商業性包裝,一面加入國外團隊,本地團隊,結合有賣點的,拉了一批本來不進劇場的人進來,走得蠻漂亮。」
截至目前為止,今年春天藝術節的觀賞人次已達七萬人,這樣的效應,確實為市府文化局對推動在地表演藝術觀眾打了一劑強心針。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