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出潮流的萬花筒 接軌世界的前哨站

從一九九九年的「五月舞風」作為暖身,從二○○○年以「新舞風」正名迄今,這個今年迎接十歲生日的舞蹈節慶,多年來已經成為表演藝術愛好者引頸期盼的年度活動。單一主題,每年舉行,民間自辦,企業支持,同時固定在多功能的表演藝術廳「新舞臺」進行,新舞風自始確定的形式,已標舉出它的特色。而它十年來也以小眾、精緻、引進世界舞蹈多元新潮流的特色,豎立了鮮明的品牌。

文字 徐開塵 資深藝文文字工作者

二○○○年,在全球迎接千禧年,並熱切討論如何面對新世紀的變化與挑戰時,新舞臺館長辜懷群針對新舞臺在推廣舞蹈藝術上可以扮演的角色,提出她的想法:引薦一系列「有感情,有思想,有美學主張」的現代舞作,由世界級菁英編創,為台北市菁英分子演出,是娛樂,也是見識。即使拼著「有價無市」,也要發揮標竿功能。

辜懷群的理想與熱情,說服了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同意出任新舞臺「新舞風」的藝術總監,為精選節目把關。從此,台北多了一項年度舞展。而且,十年下來不曾間斷。新舞風已成為台灣獨樹一幟,甚至揚名國外的舞蹈節。

為台灣的藝術工作者和觀眾打開新視界

單一主題,每年舉行,民間自辦,企業支持,同時固定在多功能的表演藝術廳「新舞臺」進行,新舞風自始確定的形式,已標舉出它的特色。相較於國內不少民間策畫、企業贊助的主題式藝術節,唯一次或間歇的舉辦,新舞風的持之以恆,不但提升了知名度,也為台灣的藝術工作者和觀眾打開新視界。

新舞臺於一九九九年首度集結國內舞蹈菁英,策畫主辦的「五月舞風」,可視為「新舞風」的暖身活動。辜懷群和林懷民有感於台灣各類型展演日多,但喜愛舞蹈的觀眾可選擇的節目仍然明顯不足,因而決定以引薦外國舞蹈家和舞團,為新舞風定調。

「小眾,精緻,當下」是新舞風的另一特色。新舞臺屬於中型精緻的劇場,空間大小已決定了它與觀眾互動的距離和感覺,也在某種程度上設限了挑選節目的規模。如此一來,正好與兩廳院的「大」,做了市場區隔。再加上林懷民融含個人人文素養,藝術喜好,以及他設想台灣藝術工作者或觀眾所需要的藝術養分,也為新舞風確立了獨特的風格和主張。

國內知名劇場編導鴻鴻是新舞風的忠實觀眾。鴻鴻表示,新舞風可說是林懷民的文化使命和社會責任的延伸。因此,林懷民在嚴選節目時,有其文化向度、個人品味和機緣巧合等因素考量,引薦的舞團或藝術家,在不同舞蹈領域裡各具代表性或前瞻性,使新舞風成為每年令人期待的系列演出。今年將登場的英國韋恩.麥奎格(Wayne McGregor)的作品,就是鴻鴻期待多時的表演。

這些年,林懷民帶領雲門舞集站上國際舞台,成為全球重要藝術節和劇院爭相邀演的對象。遊走世界的同時,林懷民與外國藝術經紀人、舞蹈家、舞評人、藝術節策展人等,連結了豐厚人脈,不僅拓展雲門的國際市場,同時為新舞風蒐尋節目建立便捷的網絡。近年林懷民和辜懷群參加一些國際藝術交流活動時,經常有國際友人問起「新舞風」,可見“Novel Dance”的品牌已經打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