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資深劇作家--杜國威 感性多情 柔筆探人性

一年的紐約生活,杜國威自稱在學校沒學到什麼,看了上百場的戲劇演出,卻成為日後創作的重要資產。「那時候不知不覺吸收的東西,讓往後編導時遇到什麼問題,都自然能有辦法拿出來變通。」他說,「我常說,編劇寫的是自然的生活和情感,而不是老想著要用什麼『主義』,會有什麼評價和得獎肯定。」

年歲漸長 筆下才出現「壞」人
那年在紐約,杜國威聽著鳳飛飛的歌,寫下後來一砲而紅的《我與春天有個約會》,關於六○年代一間夜總會裡姊妹的情誼舊事。廿年後,春天過去了,杜國威也步入耳順之年,他為香港話劇團卅五周年再度寫下《我與秋天有個約會》,今年在港首演廿六場全部滿座。
「當時《春天》紅了改編電影,寫下三個紀錄:文藝片也能賣到兩千多萬票房、不見經傳的話劇演員也能主演電影,還有終於開始有人認真關注片子的『編劇』是誰。」杜國威說,「這次寫秋天,算是完成一個夢想,也寫進不少這些年來改變的人生觀。」
杜國威說,年輕的時候,他不喜歡在自己的戲裡面寫「壞人」;直到年歲增長,他的筆下才漸漸多了些「不那麼和善的人」:「我想告訴觀眾,要從不同角度看待這些人,才會了解他們的行為。」杜國威說,「現在的我,不怕去更深入去探討人性。」
杜國威以自己二○○八年的作品《我愛阿愛》為例,劇中,一名七十歲的老翁,因為自己廿歲的女傭戀人有了身孕堅持迎娶,卻引來親友的眾多質疑。「這戲想問的是,究竟真愛是什麼?真愛的定義不是完美,而是不去計較。當你懂得愛一個人,就算你知道他再多不堪,仍願在所不惜為他付出,然後因此,你也會獲得更意想不到的快樂。」

好的故事 都是很簡單的
回顧自己的爬格子生涯,倏忽似乎也過了數十寒暑。杜國威談起人生和劇本,處處流露感嘆:「我的體力不如從前,能活到七十五已經很滿足,現在更懂得挑選適合自己的劇本編寫。」他說,「現在的我,每天比前一天更快樂,一杯茶、一個豬仔包就可以很enjoy。做回自己,是我人生現在最大的原動力。」
至於編劇,杜國威坦言,他的理念很清楚:「觀眾不是來聽你教訓的,他們是來被娛樂的。」他說,「你可以讓他們哭,但最終要讓他們笑。我希望觀眾經過思考,最後可以看到人生好的一面。一個明亮有希望的結局收場,永遠是我劇本不變的特色。」

(全文詳見《PAR表演藝術》雜誌第239期)

訂閱方式
1.信用卡訂閱:請填妥訂閱單,直接郵寄或傳真02-33939879
2.郵政劃撥:帳號19854013國立中正文化中心
3.網路訂閱:兩廳院售票系統、博客來網路書店
4.零售通路:全國各大書店、兩廳院禮品店(音樂廳地面層)
5.電子雜誌:UDN數位閱讀網、遠通KOOBE、摩客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