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輯】作家們熱愛的生活-華文篇

我的寫作令人跌破眼鏡,是因為停筆下來就是十年,偶爾回頭,便彷彿進入時間的浪潮中緊急搶灘,每天的熬夜簡直就像划著一艘孤船回來。
我的白天是沒有美感的,唯有把工地中的鋼筋水泥、材料數字和計算機看作人類的愚行,我才能安心伏在夜晚的書桌,像個失散的孩子倦遊歸來,滿口吐訴著孤單的辛酸,緊抱著母親一樣的文學宿願乖乖坐下來。
為了迎接這樣的文學的孩子,我只給他乾淨的桌面,給他萬籟俱寂,讓他一個字一個字慢慢思索,就他平素單飛獨行的經驗,或他一路聽到看到的人間掠影,真摯而誠懇地留下那些不寫就會散失的種種記憶。
在它們成為文字之前,我總認為小說非常好寫,大抵就是人的翻版,故事的複製,現實人生的美醜加以襯托,或者寫進自己成為救贖,或者寫出他人成為悲憫的哀傷。
然而一旦開始進入文字, 總有一個聲音給我叮嚀著:我不是來說故事的,我的寫作也不是為了討好自己,要寫的應該是別人遺漏的,從那些雖然存在卻無法吶喊的遺漏中,寫出有些人想聽、有些人充耳不聞的聲音。
這就不容易了,有時就是要進入毀滅狀態,才寫得出婉轉的憂傷。

● 王定國
1955 年生,彰化鹿港人,定居台中。十七歲開始散文寫作,十八歲後陸續以小說獲全國大專小說獎、中國時報文學獎、
聯合報小說獎。早期著作:散文集《隔水問相思》、《企業家,沒有家》、《憂國──台灣巨變一百天》,小說集《離鄉遺事》、《我是你的憂鬱》、《宣讀之日》,自選集《美麗蒼茫》等。長期投身建築,封筆二十年,復出寫作後出版小說集《沙戲》以及《那麼熱,那麼冷》,該書榮獲2013 開卷年度十大好書、2013 亞洲週刊十大好書、2014 台北國際書展大獎。

【專輯】作家們熱愛的生活-華文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