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魚怎麼還沒死

我們相視而笑,他們進了房間關上門,隔天我就沒看見她在樓下等待的身影了。晚上我和我的魚玩,我的魚已經和我的小拇指一樣長了,牠的食慾依然未減,我喜歡敲敲牠面前的缸壁,牠會以一種非恐懼而是不屑的方式別過頭,游到另一邊。我又敲了另一邊缸壁,牠作了同樣回應,我們不停來回,一個晚上就這樣快樂的度過了。但我一直覺得我全身處在濕淋淋的狀態,永遠乾不了。
在船結束停泊台灣的那天,公司辦了歡送宴,我吃完水果就回家了,沒和同事去續攤。比平常晚了四小時把車倒進車庫,我走上樓,鑰匙的聲音在樓梯間迴盪,一波又一波。黑暗似水晃漾,遠處的狗吠,隔壁的電視聲,樓上的說話聲,浸水般失去音量,只冒出一球球氣泡咕嚕咕嚕。喀一聲外門開了,我走進去發現門口有一雙女鞋,隔著紗窗看見漆黑的客廳沙發上,她低下頭啜泣著,哭聲依然被抽走般靜默。我推開們,游進去,落在她前面,她抬起頭,頭髮浮動飄散。
「我們吵架了。」
「我看得出來。」拍拍她肩膀。「他只是太忙,一時迷失而已,他還是很喜歡妳的。別擔心,讓他冷靜想想。」
「可是,我已經不知道我等的是他,還是你。」
我看著泡沫從她的嘴巴、鼻子、耳朵還有眼睛冒出來,外面人家和路燈的光線滲了進來和黑暗攪和一起,類似半透明的混沌洶湧起來,旋轉。
我總覺得我魚的巨大眼睛,從我的眼睛裡盯著我,像盯著飼料,我感到無比的想念、悲傷、可悲和寂寞,所有的感覺融在一起就成了一種渴望。我親了她,她回吻了我,突然所有的一切開始突破水面,淹沒我的大水瞬間退去,我吸進乾燥的空氣,無比清新。我摟著她進了房間,兩個人在床上像兩隻魚依偎著,四肢如水草般舞動。
一不小心,我的手不小心撞到床頭櫃上的魚缸,裡面的水翻倒潑在我們身上,一股冰冷黏著在全身上下,我猛然一顫,四周的黑暗包覆過來,前所未有的冰冷像水底漫起的沙塵,遮住眼前。那樣的空虛,些許不同,在一無所有的內心裡,僅存的那點空虛,最空虛。我退到床緣坐著,看著地上那隻不停扭動即將窒息的魚。
我的魚怎麼還沒死。

◎作者簡介
蔡岳宏
無法解釋的喜歡文字,無所事事就聽一下午音樂加作夢,熱愛籃球就當作P.S.好了。念的是成大醫技二年級,但總想辦法和文字沾上關係。最喜歡海,特別是旗津的海(限秋天)。願望只有一個,膝蓋和腦袋沒有洞都很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