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煎熬出來的文學傳奇

忽然感覺到一個重擊
打到我的頭上及耳朵鼓膜
立刻雙膝倒下 一個冰雪的大雪球
那個痛苦 非常巨大
而且屈辱
在驚嚇中我開始痛哭
當著那些硬漢的面
他們也在哭喊。真是運氣衰,出了怪意外
百萬分之一的機會
那個丟東西的傢伙,也驚異的覺得驕傲
則在大喊及拍著同伴肩膀。
他必定在褲子上擦拭弄髒了的手
然後興奮一陣子
而後回家吃午飯。他長大後
生命挫折有份,也會失去
自己的人生,就像我失去人生一樣
在那個下午,他不可能想到別的。
他有必要嗎?
這乃是人生常態
雖還會記得那輛蠢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