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啼笑因緣》電影鬧雙胞的內幕

張恨水的《啼笑因緣》自1930年3月17日開始在上海《新聞報》的副刊《快活林》上連載後,大受歡迎,獲得了極大的反響,同年11月30日連載完畢。12月,上海三友書社出版單行本,一時洛陽紙貴。當時文壇甚至還出現了他人所為的各種版本的「續作」。《快活林》的主編嚴獨鶴在三友書社版的《啼笑因緣》序中寫道:「在《啼笑因緣》刊登的第一日,便引起無數的讀者的歡迎了,至今書雖登完,這種歡迎的熱度,始終沒有減退。一時文壇上竟有『《啼笑因緣》迷』的口號,一部小說能使讀者對於它發生迷戀,這在近人著作中,實在可以說是創造了小說的新紀錄。因為我恭任《快活林》的編者,《快活林》中有了一個好作家,說句笑話,譬如戲班中來了個超等名角,似乎我這個邀角的,也還邀得不錯哩。」當時儘管張恨水在北邊已成為頂尖的通俗小說作家,但在上海他還是默默無聞的。張恨水的得以進入上海,並且在上海的通俗文學界一炮打響以至於大紅大紫,確實不能不歸功於嚴獨鶴。《啼笑因緣》成為最暢銷小說後,不斷地被改編成評彈、說書、話劇、電影。從此,風靡全國,以至影響達於海外。其書是屢屢再版,至今不絕。
1931年,上海電影界的一件轟動全國的大事是明星和大華兩家電影公司為了爭奪《啼笑因緣》的攝製權而對簿公堂。雙方的當事人是明星影片公司的張石川、周劍雲和大華影片公司的顧無為。明星公司看準《啼笑因緣》一旦拍成電影,肯定賣座,於是就向張恨水及發行人三友書社洽購版權,簽妥合約,立即開鏡拍攝。該片主要演員有胡蝶、夏佩珍、鄭小秋、蕭英、王獻齋、嚴月嫻、龔稼農等。影片由嚴獨鶴、張石川改編,並由張石川導演。而與明星公司素有積怨的顧無為意圖報復,他從民國17年5月頒布的《著作權法》上找到一條條文,大意是說:凡是從他人的著作中闡發新理,製成另一種著作者,其新製作之著作權,歸改編人所有,與原著人無涉。於是他就託人去內政部主管著作權註冊的警政司查閱案卷,一查之下明星公司並無《啼笑因緣》電影劇本的註冊紀錄。於是顧無為連忙請人編寫,在一夕之間,竟然把電影劇本和舞台劇本都編好,向內政部辦理申請手續,他與後台老闆黃金榮勾結,走門路,託人情,在第二天就拿到電影劇本和舞台劇本的執照了。
顧無為雖已勝券在握,但他不願打草驚蛇,他要等到明星公司已拍到相當長度時才出手。他的第一招是在上海各大報第一版刊登啟事,說明「大華公司已取得《啼笑因緣》的電影攝製權,以後任何人未經大華公司的許可,不得攝製該片,否則依法起訴」。這下子明星公司一時之間傻了眼,但又覺得來者不善,於是聘請上海最有聲望的江一平、陳霆銳、李祖虞、葉少英等七大律師,再加上明星公司常年法律顧問顧肯夫、鳳昔醉共九人,全力應戰。在各大報封面上用全版駁覆大華的啟事,內容所說無非是《啼笑因緣》已由張恨水及三友書社同意將電影攝製權讓予明星公司,大華公司無權主張云云。顧無為也不甘示弱地批駁並一直逼著明星公司提出證據來,明星公司最後只得把《啼笑因緣》小說著作權執照製版刊出。最後顧無為亮出他的王牌,他把那張《啼笑因緣》電影劇本著作權的執照製版刊出,而且篇幅極大。當晚並在上海大西洋西菜館設宴舉行記者招待會,當場將該執照給記者傳觀,明星公司在形勢上無疑是敗下陣來了。加上明星公司多年以來稱霸影壇,對於其他小公司經常壓迫,周劍雲把持了幾家戲院,在發行上尤其霸道,因此電影界對明星公司多無好感,今既看到明星公司受窘,都不無有些幸災樂禍的心情,便一致地擁護大華公司。顧無為這一回合無疑地占了上風。
但明星公司也不是省油的燈,它豈肯輕易認輸,於是經律師團研商後,採取反守為攻的策略,向內政部提出行政訴訟,說顧無為存心搗亂,矇領執照,聲請調驗大華公司所拍影片。內政部准如所請,下令大華公司於十四天內將影片送部檢驗。顧無為能在一天之內編好劇本,自然也有能耐在各方面的支持之下,居然在十天之內就把這部黑白無聲的《啼笑因緣》給趕了出來,並如期送驗。內政部次長張我華在看過影片後,認為大華的片子,粗製濫造,分明是趕拍出來和明星公司搗蛋的。但在五人審核委員中,有人卻認為內政部既以執照發給大華,而大華亦已交驗,其他自不應過問,影片製作的精粗,是管不著的。其他委員亦同意此說,於是張我華即使想袒護明星公司,亦無能為力了。
就在官司還沒定案之前,明星公司採取先下手為強的策略,提前與向來放映西片的南京大戲院(美商)接洽妥貼,於1932年6月,將第一集《啼笑因緣》有聲影片在該戲院放映。廣告刊出之後,顧無為為之駭然。經律師指示,他馬上準備五萬元,送進法院作為提供擔保,向法院弄到了一個「假處分」,等到《啼笑因緣》即將放映之際,他帶著法警到場,要南京大戲院立即停演,以便查封影片。明星公司措手不及,只得請律師向法院交了十萬元,方才撤銷了「假處分」,使影片在下午五點半得以放映。當時戲院門口同時出現上映的大廣告和法院禁映的大告示。
此時明星公司又得到南京消息,他們和大華公司的官司一敗塗地,無法挽回。而顧無為正準備再以二十萬元作為反反提供擔保向法院申請再禁止《啼笑因緣》的上映。張石川、周劍雲此時知道事態嚴重,於是連夜趕到杜月笙家裡,呈遞門生帖子,長跪不起,請求他出來斡旋。對於此事杜月笙早有所聞,但由於牽涉到黃金榮,他也不便插手,如今事情愈演愈烈,明星公司的損失將愈來愈大,為了息事寧人,由杜月笙出面邀請黃金榮、虞洽卿、聞蘭亭、袁履登等上海聞人出面調停。杜月笙當面向黃金榮請示,請黃說一句話,讓顧無為把《啼笑因緣》電影執照轉給明星公司,而顧無為所花費用,全由明星公司負擔。杜月笙玩這麼一手,黃金榮有了面子,當場同意。顧無為當然也是一個識時務者,看到主子已經表態,又看到對手已經低頭認輸,自己占了上風,也就緊跟黃金榮之後,答應和解,把《啼笑因緣》電影攝製執照轉給明星公司。而明星公司則賠償顧無為為此的花費和拍片的錢,共十萬元。顧無為撤回上海法院的假扣押,《啼笑因緣》繼續安然上映。
《啼笑因緣》電影的鬧雙胞,是中國影史上的第一樁官司,起因還是由於小說的魅力太大了,之後它又不斷地搬上銀幕及螢光幕,多達十餘次,可說歷久不衰。

◎作者簡介
蔡登山
1954年生,淡江大學中文系畢業。曾任高職教師、電視台編劇,年代及春暉電影公司企劃經理、行銷部總經理。沉迷於電影及現代文學史料之間,達三十餘年。曾製作《作家身影》、《大師身影》系列紀錄片,擔任製片人及編劇。著有《人間四月天》、《傳奇未完──張愛玲》、《百年記憶》、《魯迅愛過的人》、《另眼看作家》、《色戒愛玲》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