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來、文學營、魔幻寫實與水力發電廠

那一年,我頭一回當文學營的導師。
講師和導師的差別在於,講師只知道你這傢伙的數學沒救了,至於導師知道你數學差是因為背後有一個跨不過的黑洞,他會找時間來跟你聊一聊黑洞。
那一年,文學營的地點在烏來的迷你谷。
導師必須前一晚進駐營本部,於是我摸黑騎著剛買的二手野狼打檔車,以一種誰比我帥的姿勢騎上山。
一路上,我以一種帥勁十足又任重道遠的現代鮮師心情,沿著彎彎曲曲的烏來山路,往迷你谷的方向騎。
然而因為技術差,再加上買到黑心二手車,所以一路上,車子不停的熄火。
我的背包和我一樣不時發出尖叫聲。
背包裡發出叫聲的三個傢伙是磁鐵、床單,以及一串香蕉。
那一次,文學營授課的主題是馬奎斯式的「魔幻寫實」,於是我特別帶了三樣道具上山。我想當場示範,現實生活裡平凡無奇的小事物,只要加入一點點的想像力,就可以打造出一個又一個驚人的魔幻場面。
磁鐵可以把日常的鍋碗瓢盆吸離地面,讓它們緊跟在你後頭,上上下下的跳動奔跑起來。
床單可以像《天方夜譚》裡的魔毯,讓你從這個無聊到想死的世界徹底消失。
至於香蕉,那就更厲害了,它可以讓三千多人血流成河,並且連續下一千多天的雨。
就像馬奎斯的小說裡提及的:「東西自有它們的生命,只要喚醒它們的靈魂就行了。」
同樣的,我相信每個學生都有文學之心,我正是前來喚醒他們的小說家。
想著想著,我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這一得意,我沒注意到已經過頭了。
我來到了迷你谷隔壁的「烏來水力發電廠」。
電廠的入口是一座隧道,一看到隧道我就high了,因為我聯想到川端康成《雪國》開頭的那一句話:「穿過縣境長長的隧道之後,就是雪國了。」
隧道的那一頭想必充滿了未知的可能性。
「是哪個天才挑在這裡辦文學營的,隧道這個隱喻實在太棒了。」
過了隧道是南勢溪,溪裡有一群日本人正在泡溫泉,他們一個個愁容滿面,甚至還有人忍不住哭了出來:「我們的時代結束了,我真捨不得這艘船。」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