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離去的那天早上

植物彷彿停止生長
葉端而且有些焦黃

你的歌仍在浴室迴盪
我遲遲不敢開窗

拾起牙刷,鏡面崩落
床上留下未摺的衣服

出了門口,車已被拖走
連同那張讓你不斷迷路的地圖

臉孔是鹹的,杯緣是甜的
空氣卻利如刀割

在自由前面
我們都顫抖如失去父母的孩子

狗在逡巡,驢在噴氣,兔子幸福地跳躍
無視農場被鄰居一夜偷光
行動版 電腦版